今天是:     

警钟长鸣

首页 > 警钟长鸣 > 正文
有多少儿童权益被邪教碾碎?(图)
2016-06-02 09:34:48   来源:凯风网 徐慧
分享到:

  邪教是人类的公害,邪教骗钱、渔色、害命、乱世,无所不用其极。又逢六一儿童节,人们自然会想起邪教对儿童的伤害。若问有多少儿童权益被邪教碾碎,答案会让你怵目惊心。

  儿童的生命权被邪教碾碎

  邪教视生命为草芥,对于儿童更是残忍无比。早年美国的“撒旦教”就以动物、儿童做祭品。李洪志鼓吹“除魔”,法轮功痴迷者将小孩子甚至是亲生儿女当“魔”除掉;全能神崇尚暴力,为了惩戒叛教者,居然对小孩子下手,并在杀害孩子后留下“闪电”标志。最骇人听闻的是对儿童生命的群体性戕害。1978年11月18日,圭亚那原始森林里发生了美国人民圣殿教集体自杀案。在教主琼斯向信徒灌输死亡神圣和美好的蛊惑下,914人集体服氰化钾自杀,其中儿童就占了300多名。鲁莉塔.保罗――一个年轻的、抱着婴儿坐在最前排的母亲――没等人叫就自己站起来走向桌子。这位第一个自杀者拿起一杯毒药直接就把它倒进了婴儿的喉咙里,剩下的她就自己喝了……儿童的生命权这这样被邪教无情地碾碎。真是惨绝人寰啊!

美国人民圣殿教儿童成员                  教主琼斯

  儿童的受教育权被邪教碾碎

  受教育权是一项基本人权,受教育权是任何法治国家的公民所享有的并由国家保障实现的接受教育的权利。邪教当然不愿意信徒的孩子受到正常的公民教育,它们竭力剥夺儿童的受教育权。俄国邪教“菲尔扎拉曼主义教派”要求其组织成员要与外界隔断一切联系,禁止上医院或送孩子上学校。教主萨塔罗夫将信徒禁锢在一个俨如一个蜂巢的地堡内,居住了近10年。这个教派共有70名成员,当中包括27个孩子,最小的仅18个月,最大为17岁,许多孩子都是出生于地下,从未见过阳光,更遑论接受正常教育了。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为了确保法轮功“后继有人”,胡说“有些孩子……来干什么呢?来得法”;“有许多小孩是有来头的,都是要得这个法的”,就这样通过宣扬“孩子得法”等歪理邪说,让大法徒将孩子引入“修炼”,这样一来,这些“轮二代”就失去接受常人教育的机会,于是就出现了“这孩子除了学法好外,别的都不行”(法轮功官网语)的怪现象。全能神则鼓吹读书无用论,胡说什么“学生信了主,不学也自通”,“共产党的教育没有用”,让一些适龄孩子丧失就学的机会,荒废了学业。如晋江全能神信徒张某将正在读中学的女儿小梅(化名)发展为成员,小梅又发展了小莹、小玲、小冰、小强(均为化名)等9名学生,有三人最终放弃了高考,另一名学生小莹则成绩直线下滑,几度离家出走甚至欲自杀,小小年纪居然对人生和未来悲观绝望。

  儿童的健康权被邪教碾碎

  身心健康是公民生存和进行正常民事活动的前提条件,也是公民作为民事主体所应享有的基本权利。然而,邪教却无视儿童的健康权。法轮功鼓吹“消业祛病”,要求信徒拒医拒药,斥责弟子“信你还吃什么药?”于是,痴迷者的孩子生了病,得不到治疗,严重的付出了生命(如12岁的宋双龙就因母亲马秀荣的愚昧而送了命)。邪教全能神和门徒会都吹嘘信了他们的神,神就能“保佑不病”,即使有病也可以“祷告治病”,结果呢?与现代医学对抗的结果就是死亡。河南南阳的全能神信徒赵秀霞将儿子梁超交给全能神教会祷告治病,结果在“治疗”的第三天梁超就因体力虚脱致死。据英国《卫报》今年4月13日报道,位于美国爱达荷州的摩门教及五旬节派“基督的信徒”等信仰治疗的邪教教派中的父母,正打着上帝的名义,在子女生病时候拒医拒药,仅靠祈祷治病或“精神治疗”,听任孩子们死去。因此,这些邪教群体中儿童死亡率高得惊人。据爱达荷州州长布茨?欧特(Butch Otter)组建的特别小组估算,2002年至2011年间,单是“基督的信徒”的儿童死亡率就是整个爱达荷州的十倍!邪教对儿童健康的伤害,真是令人发指啊!

  儿童被爱的权利被邪教碾碎

  无论从血缘角度还是从法律角度,享受父母和亲人的爱,是儿童的天赋权利。然而,邪教总是无视这种权利,粗暴地践踏之。如上所述,美国的人民圣殿教、俄国的“菲尔扎拉曼主义教派”等邪教,建立了自己的独立王国,将信徒和他们的孩子禁锢于封闭的邪教领地或城堡,隔绝儿童与外界的联系,成年教徒必须无条件地服从教主,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给孩子父爱和母爱,甚至当孩子遭受邪教教主和恶徒性侵害时,也无力保护。法轮功教主李洪志鼓吹去情,胡说“谁是你的父母”还是个问题,“亲人如过客”,各自的业缘不可相互代替。如此歪理邪说造成了很多冷血的法轮父母,他们迷上法轮功后,只顾学法、修炼,做“三件事”,无心做家务,抛下孩子不管。青岛市的张素香因痴迷法轮功,对女儿张媛漠不关心。这导致女儿成绩退步十多名,并且心理畸变,性格偏执。陕西的法轮功痴迷者刘春霞,迷上法轮功后,儿子感冒发烧,她不带儿子看医生。后来干脆扔下儿子不管,跑回娘家,一心一意练功,最终患上了“幻觉妄想状态病”。她与丈夫屈平科的婚姻也将走到尽头,至于8岁的儿子,就更管不上了。全能神则要求信徒全身心的“奉神”,胡说“什么时候能撇弃丈夫、儿女,什么时候成熟……”于是就有了痴迷者曾金梅决定断绝与3个子女的母子关系的《断绝子女关系书》。

邪教全能神蛊惑信徒丧失亲情的教义

  显然,如何让“祖国的花朵”健康成长,不受邪教组织的侵蚀,仍然是全社会共同关注的问题。我们真诚地希望全社会共同抵制邪教,不听、不信、不参与邪教组织,引导少年儿童讲科学,远离邪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