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警钟长鸣

首页 > 警钟长鸣 > 正文
熟人说“伪神”
2018-09-17 11:24:03   来源:新陕网 吴用
分享到:
“全能神”实际教主赵维山,自立为“神”之前曾在“呼喊派”“学艺”。1989年,赵维山脱离“呼喊派”,并带着部分“呼喊派”成员创立“永源教会”,自封为“全权的主”,开始凌驾于信徒之上,以显示他的“神”威。1993年,其将“永源教会”改为“真神教会”,别称“实际神”,并在教会中制造了7个“神的化身”,除他1人是男性,其余6人均为女性。如今,以“神”自居的赵维山和情妇杨向斌住在美国豪华别墅里,用互联网遥控指挥中国大陆的邪教组织,控制邪教成员,大肆敛财以供自己及家人挥霍。赵维山到底是人是“神”?请看他以前的熟人怎么说。

  前妻付云芝:赵维山根本就不是什么全能的神

  付云芝是赵维山的结发妻子。遥想当年,她也曾夫唱妇随四处传教,然而,随着信众的增多,赵维山的欲望膨胀,丈夫的一些“猫腻”被她知道了。她不仅生气赵维山背着自己利用安排职位、赠送礼品等方式,诱骗女信徒依附于他,更让她气恼的是,丈夫外出传教时,总是带着范永玲和赵霞两个女信徒,对他贴身服务。也因此,夫妻经常吵架。1996年,付云芝一气之下通过法院判决与他离了婚。

  付云芝说:1976年,赵维山经人介绍认识了我,相识不到一年便步入婚姻。赵维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更没有什么特异功能,得病也去医院看病,照常吃药。结婚后,赵维山凭借自己的木匠手艺与我一起盖了一间瓦房。“赵维山也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老百姓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全能的神”,付云芝一语道破玄机。

  付云芝毕竟曾与赵维山耳鬓厮磨20年,自然比外人了解赵维山,她说赵维山不是“全能的神”,还能有假?

  弟弟赵玉:赵维山“小时候不是很拔尖,大家就是在一起扯淡”

  赵玉是赵维山之弟,比赵维山小一岁。赵玉说:我们家十个兄弟姐妹,我哥是长子,上边还有俩姐姐,我们家穷的粮食根本不够吃。那时候我们还小,一个院好几个孩子在一起玩儿,夏天上大河抓蛤蟆、洗澡。他“小时候不是很拔尖,大家就是在一起扯淡。”他六年级的时候成立造反团,开批斗会,写大字报,批判学校那些校长。他跟同班同学关系都一般,也没啥特殊的。初中毕业后,找工作也找不到,他就说要学木匠,我父亲说要学你就学吧。他找了个姓袁的师傅,跟他学了几个月,后来让别人带着又干了几个月,他木匠活干的挺好,挺钻的,手艺不错。

  “父亲反对他信教,吵过很多次,但他根本没有改变,还骂父亲,让父亲不要管他。”从赵玉口中得知,赵维山还是一个打娘骂老子的忤逆子。

  赵维山和赵玉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他讲哥哥以前的事,应该真实可信。“扯淡”“造反”“骂父亲”的赵维山能成“神”,是不是让人笑掉牙?

  同学李俊成:赵维山“很有坏心眼儿的孩子”

  1966年赵维山十五岁上亚沟中学念初中,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据曾经和赵维山在同一所中学上过学的李俊成介绍:赵坤(赵维山原来的姓名)戴上了红袖标成为一名红卫兵,还参加过“造反派”与“保皇派”的武斗。他曾经带领着几个造反派成员,把自己的班主任马文彦老师反绑着双手,戴上纸糊的高帽子推到讲台上站着,让马老师猫腰九十度交待问题,马老师心脏病发作差点昏死过去。当时中学的胡亚森老师评价赵坤是个“学习很不好、很淘气又很有坏心眼儿的孩子”。

  我们从赵维山同学的口中可以看出,赵维山当学生时,思想品德不仅不好,而且整人手段很残忍。众所周知,基督教信仰的神,指创造主宰一切的完美圆满至圣者,是人类的元祖,是人类做人行事的唯一完美绝对标榜。反观赵维山的德行,与“神”的完美圆满南辕北辙、背道而驰。

  同事景长林:与普通人没啥不同

  1971年,赵维山随其父到阿城铁路工务段工作,1983年,他因长时间旷工被单位免职。随后,转行到黑龙江新华二厂上班。赵维山当年的同事景长林回忆说:转产的时候,赵维山转到新化二厂,在基建科做木工。他在工作和生活中没表现出什么不一样的能力,平时着装打扮一般,看着就是个挺老实的人,跟同事也没啥交流,上班就是干活,干完活就回家。一次偶然的机会,别的单位同志因为家庭的原因主动找到赵维山想对调工作,他爽快的同意了。而在此期间,赵维山也不忘向同事宣传,让同事跟着一起信主。

  同赵维山一起工作过的同事对他的印象就两点,一是普普通通看不出什么特别,二是经常神神叨叨不知在偷偷做些什么。

  赵维山的同事讲得很清楚,赵维山年轻时不仅普普通通,而且工作三心二意,经常旷工和跳槽,偷偷摸摸地干些外人所不知道的事。毋庸置疑,有“偷偷摸摸”行为的人,肯定不是好人,更不用说这样的人能成“神”了!

  玩伴艾福坤:家属区的人们从大到小没有一个说他好的

  赵维山的父亲赵广发是亚沟火车站的铁路工人,母亲在铁路上的装卸队工作,赵维山就诞生在亚沟火车站旁的铁路工人家属区。和赵维山相差四岁的艾福坤也是自小就在这里长大,可谓与赵维山是玩伴。在他的记忆中,赵维山家一直都很穷。一遇到困难,他们家就有“断粮”的危险。小时候的赵维山是个不太爱和大家一起玩的人。“孩子群里很难看见他”。他们家居住的是与别人家连脊的房子,每家每户屋里就隔着一道间壁墙,院子与院子之间也都用木头夹的杖子隔开,大家共用一个公共厕所。天性就有弯转心眼子的赵坤(赵维山)就时常在院子里和厕所外面装神弄鬼吓唬左右邻居家的孩子,惹得家属区的人们从大到小没有一个说他好的。

  不难看出,赵维山从小就爱“装神弄鬼”吓唬人,讨人嫌,口碑差,大人小孩儿都不喜欢他。他要是“神”,恐怕人人都是“神”了。

  宗教局干部赵庆芳:没成想把坏人招了进来

  原哈尔滨阿城区宗教局干部赵庆芳向凯风网介绍,1983年左右,赵维山信了基督教。当时基督教也在发现人才、培养人才,有时候好人坏人都进来。当时赵维山会识谱,在唱赞美诗时能找到高低音,和声押韵,大伙乐意跟他学。当时他挺热心,但是脾气有点孤僻,和别人接触时一般人都瞧不上眼儿。后来他为了有充足的时间传教,就放弃了自己的铁路工作,和别的厂的同事先后两次对调工作,将全部时间用在了传教上。不曾想,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竟然创立了“全能神”邪教,隐藏在幕后进行操作,来麻痹信教群众,从而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赵庆芳愧疚地说:“当时基督教也想招纳人才,没成想把坏人招了进来。”

  可见,赵维山在宗教局干部眼里就是一个“坏人”,在人们朴素的思想观念里,坏人只能变“鬼”,怎么也成不了“神”。

  死忠何哲迅:(给美国的赵维山)每年一般转两次钱 7年约转了14次

  何哲迅又名“罗刚”,灵名“坚固”“转变”,黑龙江鸡西市恒山区人。1992年起,何哲迅开始跟随赵维山闯荡江湖,死忠赵维山。2000年9月,赵维山逃美之前,将其任命为“全能神”监察组组长(仅位列“女神”和教主赵维山之下),替他掌管国内一切事务。而赵维山则在美国建立起“全能神”总部,通过绝密邮件操控境内。2007年9月,赵维山担心何哲迅一人独大、自立为王,罢免了他的职务。2009年3月10日,何哲迅被抓获归案。住在美国豪华别墅中的赵维山,利用互联网不断操控国内的权力高层向美国汇款。仅2000年到2007年何哲迅任监察组组长7年时间,其经手处理汇款超过6000万元。何哲迅对办案人员说:“每年一般转两次钱,7年约转了14次。”

  我们从何哲迅供述中可以看出,赵维山自我封神、创立“全能神”邪教的目的,就是为了大肆敛财,供自己和家人挥霍享受。他不仅不是“神”,而且是一个大骗子。

  以上熟人集体给赵维山的画像是:小时候经常下河抓蛤蟆,和伙伴们在一起扯淡。还装神弄鬼吓唬左邻右舍的小孩子,惹得家属区的大人小孩都说他坏;读书时成立造反团,给老师写大字报,想着法子整班主任;工作不安心,这山望到那山高,跳槽、旷工是家常便饭;有病照样进医院,吃药打针看医生;忤逆不孝,对不让信教的父亲开骂。他后来以“神的化身”创立邪教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榨取信徒的钱财,让自己过上豪华生活。结发妻子付云芝说他“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老百姓而已,根本就不是什么全能的神”,击中赵维山的七寸。认识赵维山的真实面目后,人们就不要去相信他的鬼话了,更不能加入他哪害死人不偿命的“全能神”邪教组织。并且,提醒哪些已经加入该邪教的人员,为了避免家破人亡,退出速度越快越好。

  注:图片来自网络 参考资料来自中国反邪教网 凯风网

 

 

  

                                                                                                                                                    责任编辑: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