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警钟长鸣

首页 > 警钟长鸣 > 正文
绝不给它一席之地
2018-09-28 08:37:58   来源:新陕网 秦焰
分享到:
  那年,我在一家报社但任社长兼总编。一天上午,一个热衷写作的朋友闯进我的办公室,诡秘地对我说:“我最近在练法轮功,非常神奇,可以治疗许多病。能不能在你们报纸上给半个版推广推广?”我无语,严肃地问他法轮功神奇在哪儿?能治什么病?用什么治疗?给谁治好过?有哪些案例可以佐证?请提供具体通讯地址,以便采访!

  他讲了法轮功的许多神奇之处,治疗就是手掌对准病灶发气功。治好了不少人呢!我不以为然:“那就是说,还有许多人没有治好!”他说:“那不是人家法轮功不起作用,是接受治疗者不信法轮功的结果。”我问:“怎么讲?”他似乎很懂科学地答:“这如同无线电发射,一方发信息,另一方必须认真接收。假如对方不接收,你发的信息再有效,也没有用啊!”似乎很有道理。

  他看我不语,得意地说:“如果登半个版有困难,给一席之地问题不大吧?”我默然良久说:“明天你带我去见识一下,我是近视眼,如果能给我治好,我出钱在咱这报上给它刊发一个专版!”

  这天下午,一个机关的女副主任也来找我,也是要求给法轮功刊登一个宣传专版,我同样答对。女副主任站起来,摇着胖胖的身躯,财大气粗地说:“我知道,刊登专版宣传要缴费,多少钱?我可以代缴!”我也摇摇头:“如果能给我治好近视眼,我出钱在咱这报上给它刊发一个宣传专版!”

  次日下午,女副主任邀我一起去感受法轮功现场治病。进到一个小巷的一家小院,法轮功的小头目迎了出来。女副主任介绍后,小头目请我进屋,坐到第一排,说这儿接功近,疗效好。片刻,屋内坐得满满的,一共有二十来个人。小头目在供桌中间摆上香炉,两边点燃红烛,然后净手、焚香,嘴里还不知咕哩咕喽念些什么。我心里想,这不是神婆神汉敬神愚众吗?接着,小头目慢条斯理地活动筋骨,伸展双手,立掌,面对我们举在胸前的双手立掌,紧闭两眼,嘴里念念有词,呵嗤呵哧,开始发功。我眼睛的近视,对工作影响很大。治好近视,是我多年的心愿,自然按照小头目的要求,毕恭毕敬地接受发功……前前后后折腾了有四十多分钟,小头目请我站起来,让我揉揉眼睛,看是不是看物清晰多了?我左顾右盼,近瞧远望,竭力睁大眼睛,然而一切如故!小头目解释说:“第一次嘛,再好的药,再有效的功,也不会这么快就立竿见影!顶多三次,必见大效!”我又连续去了两次,依然毫无作用。小头目当着女副主任,自找台阶下:“吴总编眼睛近视时间长了,得个十天半个月才能慢慢恢复!”

  我工作忙得要死,哪来这么长时间接受这般忽悠?便没有再去,用半个版宣传法轮功自然也告吹。那个文友和那个女副主任,也不好意思再来游说。我心里说,别说半个版,就是一个字,对不起,坚决不给!

                                                                                                                                                         责任编辑: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