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警钟长鸣

首页 > 警钟长鸣 > 正文
警惕换汤不换药的邪教变种
2018-09-28 08:42:47   来源:新陕网 晓卫
分享到:

  中秋团圆节刚过,国庆佳节将至。每逢节日之际,邪教总会以不同的面孔和手法,进行渗透和搔扰,而换汤不换药的邪教变种亲们更应警惕。

  邪教变种:并非新套路

  今年以来,中外媒体又曝出,中国邪教“全能神”在韩国变身“爱神教会”,“中功”变种“天华文化”“特医祖师”等消息。

  只要对邪教稍有研究,就知道这并非是邪教的什么新套路,中国历史上就不乏邪教变种的先例,如明万历初年的“闻香教” ,就先后改名包装为“弘通教”、“红封教” 递传至清代;“法沦功” 被中国中国政府依法取缔后,就先后出现了诸如“法沦圣王”、 “共和同盟”“无生老母”、“虚一灵母”等等多个“变种”。国外邪教变种也并不鲜见,如韩国邪教“新天地”教会在英国改头换面为“为了基督”教会;臭名昭著的日本“奥姆 真 理 教”就变种为“阿莱夫”、 "光之轮教"、“山田集团”等等。

  邪教变种:换汤不换药

  其实邪教变种只不过是俗话所指的换汤不换药的花招,其反人类、反社会、反科学、反政府的本质并没有改变,向追随者肆意敛财的手段甚至更毒。

  日本公安调查厅在对“奥姆真理教”变种团体的检查中,发现了大量麻原彰晃的照片和麻原宣教的DVD。这些团体还通过举行麻原彰晃诞辰纪念、甚至组织教徒到关押麻原的小菅进行“圣地”巡礼等,强化对麻原的信仰,推动对麻原彰晃的神化。

  在英国改头换面的“为了基督”教会,仍不断向信徒灌输创立韩国“新天地”邪教的李万熙是应该接受崇拜的“新约翰”等邪说。

  “法沦功”变种中的“无生老母”头目张玉芝,则借用“法轮功”的经文,将自己说成是“李洪志相对的另一极”,说什么“李洪志九讲的经文已经传完,现在到了自己向世人传播第十讲经文的时刻了”,宣称“娘”会带领追随者“找到回家的路”等,将原“法沦功”人员作为其主要的发展对象。“法轮功”又一变种“慈悲功”的头目肖郧,控制学员的手段和“法轮功”则如出一辙,不准学员读别的功法书,否则就冠之以“心性不高”;稍对其“慈悲功”及其“神通” 有怀疑,就斥为“魔头” ;肖郧不仅以办学习班、出售大量抄袭“法轮功” 的“功法书”和卖磁带敛取学员的钱财,还将印坏的书卖了后,又转头重印,以“上次的书没有老师的法身,影响练功”,让学员重新购买,否则“不长功” 为由售书敛财。

  所以尽管邪教变种百般掩饰、但总会露出其邪恶的“狐狸尾巴”,只要人们擦亮眼睛,就不难认清其真面目,更不会上当。如我国民众及舆论对邪教变种始终保持着高度警惕,一经露头,便及时矛以揭露,警方也多次侦破了邪教变种案件,并对其依法打击。

  邪教变种:更具危害性

  邪教变种无非有这样几种缘故:

  一是为圆“教主梦”而变种。如“法轮功”变种“慈悲功” 头目肖郧就自称“圣王” ,声称自己是“口传心授”的正道,“是所有大法弟子的师父,也是李洪志的师父”,并能使追随者在认师后的两年至两年半的时间内回到佛位等等(凯风网 :《千奇百怪的法轮功新变种》);“全能神”、 “灵 灵 教”、“被 立 王”、“主神教”、“门徒会”等邪教头目,均混迹于“呼 喊 派” ,深谙邪教组织教义、传播及发展、控制信徒、敛财等手段。更是一伙野心膨胀之徒,不仅自立山头以满足自己的“教主” 欲望,而且心藏反人类、反社会、反政府的祸心。

  二是为应对社会环境变化而变种。如为使宣扬末日毁灭和劫持,带有反政府倾向的德国末日邪教组织“Alaje from the Pleiades”本土化, 经有着高学历的郑辉为其加入一些佛教概念,取名为“银河联邦”,自封为教主,邪乎地宣称,自己是地球上唯一的释迦牟尼女身佛,是由阿弥陀佛、造物主等亲自宣布任命的宇宙唯一28次元的佛,拥有六个大脑。经啊斯塔·谢兰总指挥官认证成为100%完全觉醒者,并成就绝无仅有的、活的金刚不坏身,可以不吃不喝不拉不睡活13.5亿年,包治百病、说金刚语。就是这样一个荒诞离奇、古今穿越、东西混搭、令人啼笑皆非的邪教,短短几个月内竟聚拢了过万信徒。不少信众狂热地投入“共修”,深信自己已接收到宇宙最高指挥官与“佛公主”亲自合成的“光舍利”,不日即将成佛。不少人将积蓄供养出来,用于追随这位“佛公主”。(新浪网等:《揭秘邪教“银河联邦”及头目郑辉》)

  三是为苟延残喘不得不变种。由于各国政府对邪教均极力进行打击与限制,一些邪教组织罪行暴露,为逃避打击不得不改头换面。如先后制造了震惊世界的东京沙林毒气袭击,导致13人死亡,6300人受伤等事件的日本“奥姆真理教”和“5.28”山东招远血案等恐怖暴力案件的“全能神” 其恶名远扬, 以及“法沦功”组织的歹恶不断暴露和被揭露,甚至被俄罗斯、摩尔多瓦等国家明令取缔,使他们不得不变换名称,继续为害社会。

  “法轮功”变种“慈悲功”学员曾达到900余人,扩展至湖北、湖南、江西等地。其还以“明慧双修” 为名,胡说什么与他“双修”可“转化业力”“长功”, 并以命名“明慧母” 和以“从高层次空间掉下来”,为他护法,助他“度人”为诱饵,引诱女学员与之发生性关系。致使受害女学员有的家庭离散,有的身心受到重创(长江日报:《武汉警方侦破“法轮功”的变种慈悲功》)。

  邪教变种以新面孔、新说词示人,容易使一般群众因真假难辨而受骗上当。如 “中功”变种“天华文化” 既不乏变相重复张宏堡的谎言,以达到兜售其奸之目的,又自我神化,大吹其上接天意,下达万民,鼓吹其将面世的书“注入了金光,写进了无字真经,经文的注解,有缘者、有德者得之也”,欺骗对“中功”邪教不了解者上当。(中国反邪教网:《“中功”变种的欺骗套路》)

  “门徒会” 、“全能神” 将扩充队伍的目光重点放在边远农村,利用这些地区信息闭塞,人们对宗教和邪教的缺乏了解,打出各种变种的旗号行骗。如凯风网《女大学生痴迷邪教两度离家出走》一文披露,村民们以为“全能神”骨干“高富帅”传的是基督教,是国家允许的,又是全村惟一的高材生马宁领来的,不少农民还主动来到马宁家索要“高富帅”带来的邪教光碟和书籍。

  综合上述可见,邪教 “变种” 现象既反映了反邪教的长期性、复杂性和尖锐性,又警示人们必须对其提高警惕和加强防范。

 

 

                                                                                                                                                   责任编辑: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