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警钟长鸣

首页 > 警钟长鸣 > 正文
“全能神”盯上了哪些钱?
2018-10-09 15:06:03   来源:新陕网 吴用
分享到:
 敛财是“全能神”的一个显著特征。该邪教要求信徒对教主绝对服从,遵守《神选民必须遵守的十条行政》,向“神”“纳贡”“献祭”,缴纳“奉献费”。且在《达到在试炼中站住见证的“十一条标准”》中苛求跟随者“宁可一无所获也要为我受苦一生”,谩骂不上贡的信徒“没有人性,与魔鬼撒旦没有什么区别”。正因为“全能神”贪图钱财,故而凡是加入“全能神”的人,无论老少病弱、贫困富有,他们的救命钱、养老钱、上学钱、低保钱……都让“全能神”盯上了,几时不榨干吸尽,几时都不会收手罢休。

  病人的救命钱

  “全能神”宣称自己是“全能的医生!”说什么只要“活在灵里就没病,只要你有一口气,神都不会让你死。……神话就是特效药!”把自己吹得像活神仙,只要跟随“全能神”,你有病就能给你治好。“全能神”真的能治病吗?当然不能!她这样骗人的目的,无外乎让患病的信徒把救命钱省下来,“奉献”给自己。如,家住内蒙古巴林右旗的董林称,“全能神”邪教分子得知他的孩子患小儿脑积水,求救无门后,前去“开导”他的妻子王梅,称只有信“神”才能脱离苦海。治病心切的王梅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不但先后“奉献”11000元,还被“长老”以“过灵床”为由奸污(《董林:全能神骗财又骗色》凯风网)。又如,《她将救命钱献给“全能神”丈夫病死家中》(凯风网)一文中,重庆市璧山区大兴镇联盟村人胡敏,丈夫确认肺结核后,不送丈夫去医院治疗,而是每天为丈夫“祷告”,还把家里借来治病的救命钱8000元“奉献”给“神”以表忠诚。最终,丈夫因没有得到及时医治和细心照顾,病情恶化,含恨去世。网上像这种案例很多,为了私欲,“全能神”从来不顾信徒死活,只要钱归我所有,你是活是死无所谓。这样,酿成了很多家庭悲剧。

  学生的上学钱

  近年来,众多骗子把目光盯上了学生的上学钱,被骗悲剧屡屡发生。这其中,“全能神”邪教也死眼盯上了信邪家庭孩子的上学钱,让不少莘莘学子因无钱上学与大学失之交臂。如《我把孩子的学费“奉献”给“全能神”了》一文中的白崇勇,受表妹诱骗而痴迷上“全能神”,自认为“神”能保佑全家人,先后把儿子的7万多元学费全部给了“全能神”带领,导致上名牌大学的儿子因无学费弃学外出打工。又如家住鄂尔多斯市47岁的“全能神”信徒龙桂莲,认为“尽本分”越多,女儿就会考上更好的大学,于是,她取出家里的5万多元存款全部给了“全能神”组织。为此丈夫气的与她离婚,女儿弃学打工(《女儿的学费被她“奉献”给了“全能神”》)。还有山东省郯城县建筑公司职工邹全中,痴迷上“全能神”之后,不仅因多次无故旷工被单位开除,而且还把妻子起早贪黑做小生意积攒的6万钱全部奉献给了“全能神”,儿子上大学没有了学费(《父亲把我上大学学费全部奉献全能神》)。我们从以上三个家庭遭遇中可以看出,“全能神” 带领把学生的上学钱骗到手了,不仅对信徒子女没钱上学的困难置之不理,还对追要部分“奉献”的信徒进行恐吓,可见“全能神”多么冷酷邪恶。

  老人的养老钱

  养老钱是老人的“保命钱”,除了保证老人平时生活花销外,关键是在老人得病时有钱看,能救命保命。它是生命保障之基石,家庭稳定的基础。然而,这个叫嚣着“专门来破坏人的家庭的”“全能神”,竟毫无人性地对老人下手,一次次地骗走老人的养老钱,把老人逼上死亡的边沿。如四川筠连村民王成芬自加入“全能神”后,便要求她交“奉献款”,当她犹豫不决时,“全能神”骨干就对她进行一次又一次恐吓威逼,致使王成芬夜不成寐,无奈之下将自己多年积攒下的4万多元养老钱“奉献”给了邪教组织(《全能神邪教如此祸害家庭(图)》凯风网)。又如四川省大邑县农业银行退休职工李淑华,被“全能神”带领骗去10万元养老钱后,在“传福音”的路上突发高血压晕倒路边,虽经好心人送到医院保住了老命,但因脑溢血半身不遂了(《全能神骗光李阿姨的养老钱》凯风网)。同样的案例还有很多,深圳发展银行退休职工肖梅艳15万元养老钱被“全能神”卷走了;山东沂水县农业银行63岁的退休职工王淑花,为了对“神”尽本分,得到“神”的庇护,执意把自己积攒的11万元退休金全部“奉献”给了“全能神”……这些原本金钱不缺、生活无忧、安享晚年的老人,被“全能神”骗光养老钱后,只得靠儿女照顾,不仅给儿女增加经济负担,还给儿女添加了工作拖累。

  贫困户的低保钱

  低保即居民的最低生活保障,是国家实施的一项惠民政策。贫困户的低保钱就是贫困人员的吃饭钱、保命钱。就是这样的一点钱,“全能神”都不放过。如《全能神将魔抓伸向无知老人(凯风网2016-11-10)一文中,上思县叫安镇高福村平中屯里58岁的潘玉,2010年春,因腰椎骨质增生,神经受压迫致腰疼、腿疼,出现驼背。当听说加入主神教(实际是“全能神”),疑难杂症不治便愈后,被同村的“好姐妹”骗入邪教,本来说好入教“不交钱的”,谁知入教后,邪教骨干黄丽多次要求她捐款。由于怕得罪“神灵”,怕遭天谴,潘玉还是随同其他人捐了50元。说到那50元钱,潘玉懊悔不已。平常孙子想买肉吃,潘玉都舍不得花,而今驼背没治好,却白捐了50元,这是她每月农村低保补助收入的一半。2017年7月份,在温州市公安局打击“全能神”专案中查处30个窝点,抓获45名组织骨干,温州警方在查获的书证中发现一些领低保的信徒,每月也要上交几百甚至上千元,以上交奉献款保“平安”。据公安人员了解,“全能神”邪教的经济来源正是信徒的“奉献款”。邪教组织一方面要求信徒“尽本分”,另一方面通过不断向信徒灌输“只要上交‘奉献’,神就能保证他们不得病,远离灾难”等思想,对信徒的精神进行控制,借着“神”的名义骗钱敛财。

  农民工的血汗钱

  背乡离井,出门打拼的农民工,干着又脏又苦的活,冒酷暑、顶严寒,挣的是辛苦钱、血汗钱。对于这个群体,国家十分关心,出台政策和法规保护他们的合法权益,社会也对他们关爱有加,很多温暖的故事催人泪下。然而,没有人性的“全能神”就不管不顾这些人的死活,盯着他们的血汗钱、养家钱不放,千方百计把他们拉入邪教,实行精神控制,然后,一点点掏空他们的钱包。如《“全能神”骗走我6万积蓄》(凯风网2016-06-11)文中的62岁的范育芬,是四川长宁县梅白乡文化村村民。老伴叫丁学良,今年63岁,为了补贴家用,平日里除了务农外,农闲时也出去打些零工,家里积攒了不少钱。身体不好的范育芬舍不得花钱吃药,更相信“全能神”所说的信“神”可以避灾,保佑全家健康,不会生病。老人瞒着丈夫先后10多次将家里的全部积蓄6万多元都给了“全能神”。土地荒了、牲畜死了,家中四壁皆空,丈夫一气之下离开了她。还有泰安市华丰镇南良夫村家庭妇女王秋香,原本有一个做梦都是笑的幸福家庭,被他人骗入“全能神”邪教后,百元几百元的交了三十多次“奉献款”,把省吃俭用、靠孩子们辛苦多年打工挣来的一万多元钱全部耗尽,害得孩子没了订婚钱。好在,善良的她们最终醒悟了,认识到“全能神”就是害人的邪教(《我把儿子打工挣来的钱“奉献”给了全能神》凯风网2016-10-08)。

  女人保管的生活费

  男主外,女主内,是一般家庭的生活模式。女人是家的灵魂,管理着家里的经济,承担着家务的责任。邪教“全能神”拉拢女性入教的目的,就是盯上了女人手中掌握的“生活费”。如,《全能神卷走了我的生活费(图)》(凯风网2014-06-04)中的80后妇女李清霞,南京市溧水区洪蓝镇人,离婚后,被生活在同一小区的一位大妈骗入“全能神”,通过几次交往,她误认为“找到一种幸福感”。她“传福音”时,自己掏钱买一些女式衣服、肥皂、洗衣粉等日用品,分文不要地送给发展对象。她听信一个叫小兰的“全能神”骨干的鬼话,只有为“神”付出的越多,自己的层次才能越高,将来地球爆炸之时才能使自己和儿子上天堂。于是,她就把自己离婚时法院判给的2.5万元积蓄,前后分三次上交了“奉献金”,因贡献大而成为“教会”带领。2012年12月上旬,外出“交通”时被公安机关逮个正着。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醒悟后的李清霞向上线索要“奉献金”时,“全能神”组织切断了与原来小区的一切联系,将她们彻底抛弃了!李清霞对采访者说:“全能神卷走了我的钱财,让我沦落到一无所有的境地。”还有广东兴宁人45岁妇女陈爱丽,误入“全能神”后,不但经常“奉献”一家人生活费,而且还与丈夫离了婚。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幡然悔悟的陈爱丽,在小区里摆摊点卖卤菜,重新开始自己新的人生。她现在决心做一名反邪教自愿者,要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那些还在痴迷邪教的人们,不要再上当受骗了(《她的生活费交了“奉献款”》中国反邪教网2018-09-10)。

  老百姓的卖房钱

  房子是家人的归宿,是幸福生活的必要条件。很多人为了给家人创造幸福,一辈子省吃俭用、倾其所有,才完成心愿。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全能神”信徒反其道而行之,这些人被歪理邪说洗脑蛊惑后,竟然不惜毁掉幸福生活,卖房“奉献”给“神”。如,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大洲镇五石埂村村民胡水仙和丈夫李鸿财,自2006年信上“全能神”后,深信“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为了去“天堂”,他们不断向神“奉献”,2007年,胡水仙被“提拔”为“带领”之后,夫妇俩更坚定地认为,只有为“神”付出越多,自己的“层次”才能越高,将来地球毁灭之时才能使自己一家上天堂。2008年,夫妇俩卖掉在衢州市区购买的两套商品房,将47万卖房款“奉献”给了“全能神”。这种病态的行为导致的结果是,胡水仙和丈夫李鸿财的生活难以为继,所谓的“上天堂”更是不可能,成为当地人的笑柄(2012年12月13日凯风网《实际神卷走了胡水仙五十三万人民币》)。银川市西夏区“全能神”邪教组织成员关某某受“全能神”邪教组织“世界末日”歪理邪说蛊惑,变卖房屋,将30万元售房款“奉献”给了“全能神”(《辽宁宁夏严打“全能神”邪教》凤凰资讯)。辽宁省丹东市振安区五龙背镇农民杨家财,2011年当地拆迁得到了三套安置房,除了各类补偿后,还有卖房款的30多万元。2012年的夏天,丹东地区遭受了严重的局部洪灾,杨家财聚会点所说的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了,打那以后,他白天下跪祷告,晚上出去聚会,并开始背着家里交奉献金,最多一次竟上交了十万元。最后,杨家财为了多交奉献金,竟然将住房抵押了出去,落得一贫如洗(《全能神让我一贫如洗》凯风网2014-03-10)。

  企业家的财产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邪教比贼可怕,你再有钱,一旦让“全能神”盯上,最后都成了穷光蛋。如浙江省松阳县古市镇的干先生。早在1993年,干先生就涉足炒货设备行业,先后设计、生产过200多个不同规格的炒货设备,参加过炒货设备行业最早的企业标准制定。他先后在西安市创办了四家公司,曾经是西安市商界的风云人物,资产最多时达七八千万。有媒体称其为炒货设备行业创始人。自从2004年妻子痴迷“全能神”后,一切都变了……妻子在10多年里到底为邪教“全能神”上交了多少“奉献款”,就连丈夫都无法计算。4年前,干先生在妻子的拖累下,企业破产。干先生愤怒地说:“全能神”给家庭带来了灭顶之灾(《炒货设备行业创始人:“全能神”给家庭带来了灭顶之灾》中国反邪教网2018-05-22)。再如,因散布邪教言论被拘留的葛某,她原本拥有爱她的丈夫、可爱的儿子,还经营着旅馆和理发店,生活条件较为不错。但因为接触了“全能神”邪教后,抛夫弃子,一心只想着到处去宣扬“实际神”教义,导致产业倒闭,家庭破裂,丈夫和孩子都远离了她(《浙江宁海拘捕17名“全能神”邪教人员》新华网2012-12-20)。一些商人做起生意来很聪明,然面对邪教蛊惑时却显得非常弱智,被邪教骗得陀螺转,最终落得个妻离子散、一贫如洗。虽然这些人后来醒悟了,想通了,但都是悔恨晚矣!

  路德莱斯大学、西方知名记者和电台脱口秀主持人马克·麦吉说“全能神是一个危险的邪教。”是的,她不仅盯上了你的钱,而且还要破坏你的家庭,剥夺你的生命。谁沾染谁倒霉!为了财产安全、家庭和谐、生命健康,让我们举起法律武器,狠狠打击这个万恶的邪教组织吧!

 

  

                                                                                                                                        责任编辑: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