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警钟长鸣

首页 > 警钟长鸣 > 正文
联合早报:人性的万花筒——评法轮功信徒自焚事件
2019-01-30 08:51:05   来源:薄荷茶社 徐弘炯(荷兰)
分享到:
对这样的情景许多人都很熟悉:一个美国大兵,他的兄弟已在战场上牺牲,美国政府为使他免于遭受同样的命运,保住这个家庭剩下的最后一个儿子,不惜动用一切人力物力,费尽周折进行拯救。这是一部获得多项奥斯卡奖电影的情节。又如我们常常从电视上看到,美国政府为了寻找世界各地阵亡美军的尸骸,千方百计、竭尽一切可能。耳濡目染,当人们对这些耳熟能详时,一颗种子也同时在人们脑子里深深扎下了根,那就是西方是非常重人性的。

今年春节,法轮功成员在天安门广场自焚,造成一死四伤的悲剧。19岁的音乐学院学生陈果,正值豆蔻年华、风华正茂。照片上的她是一位美丽纯洁的少女,却为了法轮功而全身烧伤达80%,面部更是深度烧伤,花容尽毁。即使能活下去,少女的一生也全毁了。受害者中还有一个只有12岁的女童刘思影,天真烂漫的她,被同学们誉为“开心果”。在除夕,这个孩子们最盼望、最开心的日子,小思影却被教唆“自焚”烧得全身焦黑。从电视画面上可以看到小女孩烧成了焦炭,躺在地上双眼睑外翻,脸上黑一块,白一块,对着同时自焚身亡的母亲喊“妈妈、妈妈”。

西方媒体的反应

此情此景任何一个有良心的人看了都会感到痛惜和哀伤,小思影只有12岁,还不能够独立地思考、判断。要谋杀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教唆就足够了,如骗取孩子的信任之后,让他把手放到高压电源上,天真的孩子就会乖乖的照办,可以轻易地做到杀人不见血。小思影绝非是自焚,而是被人试图谋杀!这凶手就是背后的教唆者,凶器便是“忍无可忍”、“升天圆满”。不惜谋杀天真无邪的小女孩来作为自己斗争的筹码,世上竟有如此卑鄙,对人性、对生命如此蔑视之徒。事后,法轮功组织连一句口头的,哪怕仅是表个姿态的同情都没有,而是急忙地把为它献出生命的成员一脚踢开:自焚者不是法轮功弟子!

西方传媒一直给人的印象,是他们非常注重人权、人性,在对非西方国家的报道上表现得尤为出色。如前些年,一个美国小青年在新加坡搞破坏而面对法律惩罚时,招来了西方媒体的一致斥责,但被谴责的不是违法犯罪者,而是当地的法律和人民,其理由就是人性、人道。今天,北京发生的悲剧,实为西方媒体展现他们的人性、人道的大好机会,从他们一贯高举仁义道德大旗的表现看,这次自当仁不让:慰问受害者,谴责杀害妇女儿童的凶手。

打开西方的报章杂志,几乎无一例外地表现出对此事件的关心,连日来报道评论不断。各家媒体的背景色彩虽然都有不同,但主要论点不外乎以下两种:

一、 否认、怀疑事件为法轮功所为。从电视上能清楚地看到,自焚人员的行为举止处处带着法轮功标志,而且他们也并不忌讳承认自己是法轮功的人。面对大量铁的证据,《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的文章却引用海外法轮功发言人的说辞,说法轮功是禁止自杀的,自焚是中国当局制造的骗局。美联社的报道也以法轮功的理论,说中国的报道是诽谤该组织。英国《金融时报》更是堂而皇之地说;“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自焚者是法轮功的人。”好一个客观公正的媒体。

二、 谴责北京镇压法轮功。路透社的电讯写道:“北京正在利用身体被烧焦的恐怖形象,来作为与法轮功打传媒战的最新武器。”《华盛顿邮报》发表社论,呼吁布什新政府要在宗教暨政治自由上敢于和中国政府碰硬。美国合众社的报道则认为:“法轮功成员的自焚,使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到中国的人权纪录上”。法轮功草菅人命,却“使”人把注意力集中到中国的人权纪录上去,真可谓是本末倒置、颠倒黑白。

实际上西方媒体事先知道法轮功的行动,并带上摄影机去拍“中国的人权丑闻”,中央台播放的自焚片段,便是出自西方传媒之手。平时“人权”、“人道”曲不离口的西方媒体,到真攸关人命的大是大非时,竟可以如此不择手段的残民以逞,齐齐脱下“人道”的画皮,换上了政辩家的行装。不但不认错,反而倒打一耙,嗟乎!

美国政府的反应

媒体的炒作是跟着感觉走,甚至是“无法无天”的。那么为了一个大兵,可以不惜一切代价,那个充满人性的政府又如何应对?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包润石在答复自焚事件时说:“美国再次谴责中国镇压法轮功,并呼吁中国释放所有因和平行使国际公认的宗教、信仰、良心自由权利而遭监禁者”。一个“人道”的政府,全然不顾法轮功对人性、人命的蔑视——对只有12岁的女童下毒手,竟然赤裸裸地成了杀人凶手的维护者,游到了人性的反面。美国政府对人性的价值观,可以一副对联来表达:美国大兵的性命重如泰山,中国少女的生命贱如敝屣,横批,内外有别。

美国加州桑堤市地方政府,更是给法轮功颁发奖状,桑堤市长沃贝尔明明已经知道天安门广场的自焚事件,在发奖典礼上还坚持说:法轮功就是一个强身健体的气功而已。

据《世界日报》1月31日报道,美国46位国会议员提名授予法轮功首领李洪志诺贝尔和平奖。众议员布朗指出:“李洪志以和平方式对抗强势的勇气,正是诺贝尔所提倡的原则。在国际社会支持之下,李洪志及法轮功可协助促成中国更加开放、容忍的社会。颁赠李洪志诺贝尔和平奖将是认定李洪志及法轮功学员为社会变革不可抗拒的力量”。看后,人们的脑海里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念头:“一定是搞错了”。对一个为了私利,可以不惜谋杀儿童的人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其实这一点也没有搞错,不光报道无误,逻辑也没错,这就是美国政客的价值观,世上只有尔虞我诈的零和游戏,什么“和平”、“人性”都只是政客博弈的筹码。

中国的法轮功受到美国政府如此的宠爱,而美国自己的大卫教受到的待遇则有天壤之别,1993年4月,美国军警在坦克、装甲车的掩护下,冲入德州韦科的卡梅尔山庄,一举把八十多名信徒送进了“地狱”。日本的奥姆真理教也受到了美国政府的唾弃。“宗教自由”的幌子背后,演示着活生生的政治游戏——“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鲁迅在《狂人日记》中写道:“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叶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是‘吃人’”。20世纪初随着交通的发展,使得西方现代文化广泛影响中国,带来中国人对传统仁义道德虚伪性的醒悟和不齿。鲁迅的这段话就是那个时代的一个声音。今天世界已进入了信息时代,现代科技使我们的目光能看得更远、更透彻。笔者在西方万花筒那精致设计、漂亮印制的“人权、人性”符号之后,找到了它们的构图规则,其布局和鲁迅当年看到的是惊人的一致,可谓“条条大路通罗马”。唯一的不同之处,是西方字缝里的“吃人”二字是彩色的、高科技的。

新加坡《联合早报》2001年2月6日

编辑: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