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理论园地

首页 > 理论园地 > 正文
邪教和有害功法是如何冒用气功进行传播的
2016-05-06 16:09:38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王鑫
分享到:

  在上世纪80年代末,国内曾一度掀起过“气功热”,踏着这股“热潮”,许多所谓的气功“大师”应运而生了,如“当代华佗”胡万林,“天外来客”张宝胜,“中国影子总统”张宏堡,“现代济公”严新,“法轮功”教首李洪志在创立“法轮功”之前就学过“禅密功”和“九宫八卦功”,吴泽衡在早期也创立过“华藏功”,之后又相继演变成邪教“华藏宗门”,那么,他们都是如何假借气功进行邪教传播的呢?由此,我们请到了中国中医科学院(原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员、原气功研究室主任张洪林博士为我们揭开谜底。

QQ图片20160414144736

张洪林教授

邪教通过哪些方式冒用气功进行传播

  练气功的人都知道,“入静”,是气功练习时重要的一个特点。即排除杂念,使大脑除自知自己是在练气功这一点上保持清醒外,其它部位都处于一种主动性的休息抑制状态(引用张洪林教授《正本清源——还气功本来面目》)。其实就是催眠和自我心理暗示的结果,大量实验及医学临床结果表明,练习气功的人进入这种状态时,会产生全身舒适、心情愉快、心胸开阔的主观感受,并且能使紊乱的生理功能逐渐恢复正常协调。长期练习,则在一定程度上使诸如炎症、溃疡等实质病变得以修复。这就达到了气功的一个最基本也是最重要的功能——祛病健身。下面我们就看看邪教是如何冒用气功的这些特点的。

  1、利用气功的“祛病健身”作为切入点

  以上提到气功的主要作用就是强身健体,这一作用大大迎合了大众和社会的需求,如上世纪50年代家喻户晓的气功大师刘桂珍,就是因练气功治愈胃病,受到国家的重视而对气功进行大力推广,一时全国掀起“气功热”。大众的强身健体的愿望是美好的,国家推行的全民健身也不无道理,但正是因为这种强烈的大众和社会需求,很容易就被别有用心的人或组织进行利用,演变成了打着强身健体的旗号撞骗群众的邪教组织。就像女巫皇后送给白雪公主的毒苹果一样,又红又大,正是白雪公主的最爱,又加上眼前皇后扮的老太婆“和蔼可亲”、“慈眉善目”,在完全没有戒备心的情况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2、利用气功的心理暗示方法对练习者进行“洗脑”

  气功练习者是通过自我的心理暗示方法进行调节呼吸和心情等,这种方法不仅对自己有效,对别人也同样适用,即对别人进行的心理暗示,或者说受别人的心理暗示。例如“法轮功”中提倡的治病不打针、不吃药,只要练功,肚子里的“法轮”就可以治好病,而“师傅”是唯一能让你练出“法轮”的人,因为他是“宇宙的化身”……所有这些,其实就是对“教徒”们进行不断的心理暗示,强化“教主”至高无上的权威。

  “华藏宗门”教首吴泽衡称“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这种引诱就是在暗示女弟子们跟他发生关系是她们的“福分”,还称“违背师命会得绝症”,这些真真切切的恐吓,又是在暗示弟子决不能做出违背他意愿的事情……这都说明邪教教主们都是在使用不同的心理暗示来“编织”自己的“宗教王国”。

QQ图片20160414143755

  3、利用气功催眠的方法使练习者进入被催眠状态而不能自拔

  催眠,就是长时间、反复的、单调的刺激某种观念,是人的大脑皮层除了对刺激的这个观念兴奋以外,其它的都处于休息或抑制状态。气功的“入静”会让人感觉身心空灵、气脉畅通,和尚念经、坐禅会让他心无杂念、放下执着,基督教徒在教堂唱经,会觉得自己的罪孽得到宽恕,见到了“耶稣”,教堂婚礼上神父开始念:“仁慈的主啊,我们来到你的面前,目睹祝福这对进入神圣婚姻殿堂的男女……”,包括新娘、新郎在内的众人都自动进入祈祷、祝福模式,甚至IS成员在进行恐怖屠杀的时候,会高喊穆罕默德的名字,因为他已经看到穆罕默德和72个处女在天堂召唤他了……种种这些,其实都是进入催眠状态的表现。医学上,甚至可以使用催眠的手法把人麻醉、开膛做手术,病人却全然不痛。催眠术表演里的“人桥”,更是让人匪夷所思……正因为催眠有如此强大的力量,那些搞破坏的邪教组织也趁机窃取、利用,如“法轮功”让弟子们不断的诵读、抄写和背诵所谓的“经文”,就是使用了心理学长时间反复单调的催眠手段使弟子进入催眠状态。很多练习者诵“经”已经到了痴迷、不能自拔的地步。其不断的向弟子传达坚持练功肚子里就会有“法轮”庇护,于是真就有人剖开肚子找“法轮”。

  催眠与被催眠者建立单项联系是催眠的一大特点。医学上的催眠师在对病人催眠时,使用心理暗示的手法,致使病人的大脑只有某一点收到强烈刺激而加倍兴奋,其余大脑皮层则进入休息或抑制状态,从而切断了病人与外界的其它联系,达到与病人建立了单向的联系的目的,这也就是为何被催眠者只听从催眠师安排的原因。邪教教首们对此可以说是非常“热衷”的,这几乎是邪教教主们的“基本功”,他们想法设法使练习者们与自己建立长期的、单项的联系,排除“杂念”,一心一意的练“功”,也就达到了自己一呼百应,随意控制信徒的目的,其最常用技俩就是神话自己。

  4、号称气功能发出“外气”,推崇“外气疗法”。

  邪教的教主们既然要神话自己,那得拿点“功夫”出来才能服人,不然谁会轻易相信你!于是,气功也被神化了,“发放外气治病”也成了教主们的“法宝”,据说有人亲眼见证过某教主治好了某些人的病,难道真是这样?张洪林教授通过多年与国内众多号称能发外气治病的“气功大师”们“切磋”得出结论,气功自我锻炼根本就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外气。那么,亲眼见证”发放外气”治好病的又是什么情况呢?原来气功并非不能治病,但并不是使用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外气”,其实还是使用心理暗示、催眠等手段进行的治疗,它通过调节患者的心理,继而影响生理功能的反射,以达到治愈患者的目的,但邪教首们归功的却是自己发出的是一般人没有的特异功能“外气”,于是假象变成了“真相”,反正病已经治好了,信徒们也对此深信不疑,并且因此对教主顶礼膜拜直至精神被控制。

气功与邪教、有害功法的区别

  正确的练习气功可以强身健体、防病治病、健身延年,甚至是开发潜能和智利,但如果被不法邪教所利用,也容易真假难辨,误入歧途,那么,如何区分真正的气功和邪教所利用的“气功”呢,下面小编就列举几条主要的区分点,不求严格划分,但求大家在接受别人邀请练功时至少有个前提思考。

  •练习的方向和控制度不同

  气功在练习时讲究练功适度,达到强身健体的目的。气功在“入静”状态时要特别注意不能过度,因为入静容易出现幻觉,就像坐禅的人看到佛陀一样,此时必须停止练功并重新调整状态,否则非常容易“走火入魔”,而邪教组织在让信徒们练功时,非但不严格控制,还推波助澜,并加以神话渲染,使原本不懂气功的人误以为自己真的练就了“神功”,开了天目等,“成佛”路上又“前进”了一步……殊不知最后却越陷越深,不能自拔,甚至导致“走火入魔”、精神失常。

  •追求不同  邪教教主宣传他所谓的“神功”,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气功练习者秉承“保健”、“养生”、“祛病”的理念,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气血调节,目的是强身健体,心情舒畅,还能开发潜能、增强智力。气功一般是个人练习,当然也有很多气功班,教人如何练习气功,但正规的气功班都是如培训班一样的教课、培训,都是老师与学生的关系,老师同样是练习气功的人,但邪教组织里的教主却不一样,他教弟子练“神功”,总是惯用“神功”来蒙骗大家,逐渐对练习者实行精神控制,实际上自己却是在故弄玄虚,因为他自己比谁都清楚哪来的什么神功。吴泽衡走向骗财骗色,判了个终身监禁,而李洪志则隐藏在美国,成为西方反华势力的吹鼓手。

  练习气功的确是一件好事,就看被谁来用,怎么用。好比一辆车,如果遵守交通规则的开,不但提高交通效率,还能感受驾驶乐趣,但如果乱开一通,不但危害公共交通,还可能成为杀人的工具。气功被邪教组织利用亦是非但不能治病,而且是伤身伤神、贻害无穷。

-------------------------------------------------------

张洪林简介

张洪林

张洪林教授

  张洪林教授为中国中医科学院(原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员、主任医师、医学博士。分别是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中国无神论学会、中国宗教学会理事。早年随父学习中医,后考入吉林医科大学医疗系学习西医。1978年恢复研究生招生时,作为第一届中西医结合专业研究生,考入国家研究中医的最高学术机构——中国中医研究院,使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中医针灸、气功的作用机制,先后获得医学硕士和医学博士学位。

  张洪林教授任中国中医研究院气功研究室主任期间,领导研究室的气功实验研究、理论文献研究、临床治疗工作、气功教学工作,以及作为研究生导师担负培养研究生任务。作为课题组长和主要参加者,先后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会以及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国家级科研课题。研究成果对学科发展和社会方面(尤其在反击伪气功和“法轮功”等邪教方面)均有较大影响。此外,张洪林教授在全国多种报纸杂志发表二百多篇气功文章,主编和参加编写了9本专著。为来自4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外国学员讲授气功,多次应邀出国讲学,并作为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气功顾问,被派往国外指导工作。

本文章系中国反邪教网独家原创,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邪教和有害功法是如何冒用气功进行传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