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理论园地

首页 > 理论园地 > 正文
从“统一教”持枪集体婚礼看邪教组织武装化的成因及危害
2018-04-09 09:57:16   来源:新陕网 清莲
分享到:
 2018年2月28日,起源于韩国的邪教“统一教”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东北部波克纳山区举办集体婚礼,约250对信徒夫妇手持AR-15机枪,在其聚会场所发表婚姻誓言,或者再次确认婚姻誓言。为什么“统一教”一面要鼓吹世界和平(“统一教”又叫“世界和平统一家庭联合会”),一面又让信众们在婚礼上持枪呢?据说,因为这些信徒相信AR-15是启示录中"铁杖"的象征。

  “统一教持枪婚礼现场

  “统一教”对武器的迷恋并非个案,查阅一下每个邪教的历史就会发现,邪教将组织武装起来情况十分普遍。邪教建立自身武装力量的成因复杂,从其内在动因看,笔者认为至少有以下两方面:

  邪教的不正统性、非法性使其需要通过组织武装化来增强对抗能力。邪教大多披着宗教的外衣,打着修炼或健身的旗号,吸引和蛊惑普罗大众。但邪教自编的所谓“经法”,会严重歪曲传统宗教教义,还会无限放大自身功能,并树立新的神灵(通常为邪教头目本人)。这就严重影响和破坏了传统宗教形象,必然会受到反对和排斥。加之,邪教组织不仅建立个人崇拜、对信徒进行精神控制、大肆捞取钱财,还煽动社会动乱,破坏社会的和谐稳定,图谋颠覆国家政权。这些组织一旦被定性,轻则取缔,重则直接剿灭。像美国FBI在攻占“大卫教”据点时,不仅派出450名军警,甚至出动数十辆坦克、装甲车和直升机。1985年,美警方在费城围攻“无畏”邪教组织,直升机投下C-4 炸药包,60个家庭在行动中被摧毁。

  美国FBI攻占韦科山庄

  为了防备取缔或被消灭,邪教组织通常都会暗自建立武装力量,来增强对抗政府的能力。如,奥姆真理教的麻原彰晃曾令其邪教组织至少装备 1000 支步枪、100万发子弹,并开设地下兵工厂,研制常规武器以及沙林等剧毒气体和生化武器。“大卫教”的考雷什从1991年10月起购买了AK47步枪、冲锋枪、机关枪、手榴弹和大批能组装成爆炸装置的零部件,费用达20万美元,这些装备可以武装一个团的兵力。印度神秘邪教组织Swadhin Bharat Vidhik Satyagrah,位于印度北方邦马图拉市,它不仅建立军队和武装,还自设政府、法院与监狱。

  邪教的政治图谋和头目的个人野心需要通过武装化的组织去实现。邪教利用国家法律和社会管理政策上的漏洞,对内制定严格的清规戒律,在信徒中建立等级森严的非法组织机构,妄图在法制社会构架之外,形成一个以“宗教”信仰为依托的,具有鲜明政治目的、政治倾向和险恶政治图谋的“秘密王国”。同时,邪教头目并不满足于在其“秘密王国”里实行神权加教权的统治,他们将信徒的愚昧盲目,衍变为自己对抗社会、制衡政府的政治资本,一方面密谋策划将教徒的精神信仰转化为社会运动,另一方面积极将组织武装起来,等待时机夺取政权。

  如,1987年,乌干达的约瑟夫·科尼乘国内社会秩序混乱之机,成立邪教组织“圣灵抵抗军”,并号称要建立“建立十诫治国国家”。该组织后又漫延到苏丹南部、刚果(金)东北部和中非共和国境内继续作乱。

  乌干达的邪教组织“圣灵抵抗军”

  2000年7月2日,马来西亚的邪教组织“奥马乌纳”组织15名成员伪装成军人,以检查武器为名,闯入霹雳州的两个军营,盗走大量自动步枪、重机枪等武器以及通信设备。他们抢劫武器的目的是向首都吉隆坡发动进攻,炸毁市内的工厂、教堂、娱乐场所和商店,推翻马哈蒂尔政府,建立伊斯兰国家。2018年2月21日,南非的邪教组织曼科巴“七天使”,在其头目在败光全部积蓄后,策划对东开普省一个警察局进行了袭击,目的是为了获取更多武器再抢劫银行。

  武装化的邪教组织必然会给人类社会带来巨大危害。武装化的邪教组织绝非传统意义上的武装力量,邪教反人类、反社会的特性,使其为达到目的绝不会受制于人类社会基本道德原则、国家法律法规和国际公约,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与恐怖组织无异。

  例如,1995年3月20日,奥姆真理教制造了震惊全世界的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造成13人死亡,约5500人中毒。而“沙林”这种比氰化物威力大出500多倍的毒气,自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德国纳粹研制出后,从未在战争中使用。

  东京地铁毒气事件后的救援现场

  1995年4月19日,也就是韦科事件二周年的日子,美国俄克拉荷马州首府俄克拉荷马城的美国联邦政府机构大楼发生大爆炸,有200多人被炸死或埋在瓦砾之中。美国政府相信,俄克拉荷马城爆炸案就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大卫支派的余党纪念和报复韦科事件而发动的恐怖袭击。

  俄克拉荷马城爆炸案现场

   2002年,“法轮功“邪教组织先后多次攻击民用的鑫诺卫星KU段的2A、3A、6A转发器,干扰了中央电视台、中国教育电视台和部分省级电视台的节目传输,致使一些边远农村、山区和教育节目的观众不能正常收看到电视节目。中央广播电视大学18000多个基层电大教学班,在校生70多万人,因法轮功非法电视信号的干扰,课程安排被打乱。据有关专家介绍,这种攻击民用卫星的情况,是60年代国际电信联盟制定相关国际规则和公约以来,从未发生过的情况。

  总之,必须高度重视邪教组织武装化的危害,时刻警惕邪教组织武装自身的动向,更不能忽视、放任邪教形成武装化的组织。只有早发现、早打击,将其消灭在萌芽状态,并与之作坚决斗争,才能维护社会的长治久安。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