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理论园地

首页 > 理论园地 > 正文
简论发挥现代科技反邪教利剑作用
2018-06-15 10:37:47   来源:新陕网 秦如剑
分享到:
现代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使人类文明发展进入快车道。然而,邪教却扯件伪科学的外衣,抵毁现代科学技术;用超自然的“神”力,把自已神化成唯一的救世主,实现其蛊财害命建立“神的国”企图。本文用科学思维,剖析邪教抵毁现代科技的伎俩,引导人们运用现代科技,将反邪教进行到底。

  一、邪教为什么要抵毁现代科学技术

  1、邪教与现代科学技术水火不容

  现代科学技术使人造卫星、空间站等翱翔太空,让人们看清了宇宙的广袤无垠。使邪教宣扬的“神主世界”顿失存在的基础,成为痴人妄语。因此,邪教就要竭尽全力抵毁现代科技。把人们意识中对客观世界的认知篡改、替换成极端唯心主义的“神创世界”观,从而使其歪理邪说有生存土壤,为其蛊财害命服务。

  2、科学是可检验、可解释的知识体系

  是对客观事物的形式、组织等进行预测的有序的知识系统。科学,是人类认识世界,解释世界,并通过生产劳动从客观世界获取生存资料的技术体系。而邪教是主观唯心主义臆断和假设,当然无法检验证实。因此,邪教大肆宣扬神秘的不可知论,就是其邪教本性决定的,也是其传播、发展之必需。

  人们探索、研究客观世界的脚步无止境,科学发现并应用于生产活动也会无止境。现阶段虽然科学技术突飞猛进,但由于人们认知客观世界的能力受到自身的认知局限,还有很多自然现象是目前认知水平不能解释的“猜想”;加之一些科技在带给人类生存改善的同时,也带来了环境污染,生态失衡,精神异化等一系列复杂的社会问题。使伪科学、反科学有了攻击、抵毁科学的“口实”。邪教趁机以抵毁、否定者的面貌出现,兜售其“神创世界”的邪说,使那些相信超自然神力、极端唯心主义者,成为邪教的首批收获俘虏。

  3、辩别宗教与邪教的难度,使人们误把邪教当成宗教来信奉

  被我国权威机构认定的邪教有14种。粗略分析不难发现,他(她)们大都是披着宗教外衣的“狼”。如“法轮功”,就是附佛外道。打着佛家“真、善、忍”“做好人”的旗号,干着蛊财害命的勾当;再如“全能神”“门徒会”,打着基督教的旗号,都是“第二次道成肉身”的救世主;所不同的是,前者是基督降附在一位女子身上——就是“女基督”杨向彬;后者是基督降附在季三保身上——就是“三赎基督”季三保。

  再如,佛教有容乃大。劝人向善,就有了轮回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基督教博爱待人,人心归焉。…这些宗教大都经过数千年发展、演化、传承,成了人们宗教信仰之首选。而邪教需要的是立竿见影,只有旁门左道,才符合其“快餐”化便捷心态。因此,扯件“别人”的外衣,挖他人墙角虽说不地道,却是便捷滴很呐!

  这潭浑水,实际上是邪教有意而为之。爱害者不仅是被蛊惑的痴迷“弟子”、信徒们,还有众多的正当宗教。邪教需要的,就是搞乱人们的正常认知和判断力,以便浑水摸鱼。

  4、宗教对现代科技的“从善如流”和“兼收并蓄”,是由其劝人向善的本性决定的

  正因为正统宗教的这种包容性,使其有容乃大,拥有众多信众。正统宗教虽然在世界观上,否认科学的真理性;但在实用层面上,却都不否认科学的价值。所以正统宗教的存在和发展,对于科学技术的实际发展不会构成阻碍。在一定条件下,一定范围内,甚至会有促进作用。

  

  这样看来,宗教与邪教还是泾渭分明的。首先,虽然宗教与邪教在世界观上,同是唯心主义;但宗教奉行客观唯心主义,而邪教奉行极端的主观唯心主义;其次,崇拜的“神图腾”不同,宗教崇拜过去那些对人类发展有所建树者,也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君子”;而邪教无一例外崇拜其尚在人世的教主。第三,目的不同。宗教虽然其立教难脱“神图腾”之痕迹,但其劝人向善的宗旨,与社会发展目标是高度一致的;而邪教却是为满足教主的物欲、肉欲而“战”。二者都要求信众的“奉献”,但前者是自愿的,其所得有“普度众生”的社会慈善即“公益”性;而后者则是为了教主成为暴发户,以满足其花天酒地的淫奢淫逸。第四,宗教“关爱生命,慈航悯人”,而邪教不惜将其信徒“练”成累累白骨!

  这么泾渭分明的认知,人人都明白了,也就没有邪教立足之地了。所以,邪教要不遗余力反科学。从这个意义上说,现代科学技术是戳到了邪教的“软肋”。

  二、邪教玩弄科学技术欺世盗名偷天换日

  

  1、用伪科学兜售歪理邪说,蛊惑人心

  邪教为了传播歪理邪说之需,不得不扯件“科学”的外衣,精心包装。如国外有个邪教,取名就叫“科学教”。经过一通自我神化,就有了“无坚不摧”之矛和“刀枪不入”之盾,且看这现代版的矛盾典故新说:

  在美国,李洪志就曾对着一群硕士、博士和博士后叫嚷:“人类现在的科学实质上是站在一个错误的基点上发展起来的,所以在修炼界,我们修炼的人根本就不承认现在的科学。”(《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和《法轮佛法——在瑞士法会上的讲话》) …

  而宣称“现代科学不算科学”的“宇宙主佛”,联络要靠电话、手机,出门要坐火车、飞机,“弘法”要用电脑、复印机、互联网……丝毫未见他有抛开“肤浅低级”的现代科学产物依靠自己创造的“最高科学”、“超常科学”生存的迹象。一个活生生的谎言和两面三刀邪教主嘴脸暴露无遗。

  1998年7月4日,海南8名“法轮功”骨干发生车祸。李洪志急忙声称:“……我那八个弟子已经圆满在他们的不同的世界里了……”。然而,同车“大法弟子”张一军死里逃生,幸免于难。这让声称八名弟子全部圆满的“宇宙主佛”尴尬万分,只得说:是张一军的“主元神”“圆满”了,活着的是张一军的“副元神”。让人不难看清,李洪志自相矛盾巧舌如簧的“法力”无人能及。

  把神话传说当成科学。2003年4月20日在纽约讲法时,李洪志说:这个小宇宙叫什么呢?就是中国那个传说中讲开天辟地的盘古。把神话传说当成科学,当成历史,看来李洪志是一把好手。李洪志自称:“跟明朝的蛇妖斗过法;五掌拍直了罗锅;推迟了地球爆炸的时间……有无数的法身……”

  

  李洪志说:“人都是宇宙各个空间掉下来的。…所以地球就有多次劫难……宇宙中不好的人往下掉,掉到宇宙的中心——地球。地球就是宇宙的一个垃圾站。”李洪志就是这样,利用貌似科学实则如痴人呓语的手段,蛊惑人们上其贼船,放下生死,被“练”成累累白骨的。

  ……

  2、邪教用现代科技为其邪教活动服务

  邪教抵毁现代科技,是为了愚弄民众,加入其教,然后掘掠其财。这是愚民之需。当邪教为了其传播需要时,也会把现代科技当作邪教违法犯罪的重要手段。

  据中国反邪教网报道,“全能神” 在青岛的地下组织被捣毁,判刑14人。“全能神”利用电脑、复印机、“MP5”、U盘、SD内存卡、读卡器、视频文件等开展其邪教活动,通过信用卡现金存入、转账、网银、相互掩护等方式收取并转移“奉献款”,涉案资金2676万元。

  另据新陕网报道,“法轮功“邪教面对依法制裁和打击,玩起了隐身术。利用QQ空间“拉人头”,隐蔽性更强;借助微信微博团伙传播邪教,“精准性”性更大;通过“煲电话粥”,全面撒网重点逮“鱼”。相对于过去在公共场合公开传播相比,反侦察能力提高,对社会危害性也更大,需要人们高度警惕。

  邪教利用现代科技从事违法犯罪的事例俯拾皆是,此不赘述。看来对现代科学技术,是抵毁还是利用,完全要看“需要”。这种两面三刀、自相矛盾的嘴脸,成了其邪教本质大暴露的最好诠释。

  三、让现代科技发挥反邪教利剑作用

  前已述及,邪教为了其“发展”,用上了大量的科技手段,成为当今反邪教必须认真面对的课题。反邪教必须与时俱进,祭起科技反邪大旗,才能行稳致远,将反邪教引向深入进行到底。

  1、用科技手段遏制境外邪教电话及网络对我之骚扰破坏

  经过多年重拳打击,一些邪教组织纷纷逃到国外,通过遥控指挥,建立“雇佣军”。利用QQ、微博、微信、网络电话等隐蔽手段,传播邪教,逃避打击。为此,我们应对境外的电话、网络、电子邮件进行监控。关注语音和录音,对网络邮件中涉及邪教宣传的非法信息进行拦截,最终定位其电话、地址,纳入黑名单,切断境外邪教组织的骚扰途径。

  针对邪教“黑客”对我网站、服务器进行攻击的现实,应建立一支高水平科技网警队伍,网警、网监、平台运营商各司其职,通力合作,主动出击,对境外邪教组织的网络宣传阵地如网站、电子杂志、论坛、服务器等进行强有力的攻击,瘫痪其运转基础,对其进行反制。对其传入国内的涉邪信息予以屏蔽,防范其对国内民众之荼毒。

  2、用科技让国内邪教无处遁形

  针对邪教组织非法集会、印制宣传材料以及走街串巷涂标语、发光盘等“苍蝇行径”,要加大监控力度;对偏远山区和人流密集区等邪教流通地带进行监控和识别。我国目前已经有能力对重点地区,重点人群加强科技监控力度,公安联网监控已经全面覆盖,一经发现,将坚决予以取缔和惩处。

  加强网站、微博、微信公众号等正能量宣传,普及反邪教知识,抓好反邪教的主阵地建设。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占领思想文化阵地,使邪教无处遁形。

  3、让科技使反邪教无“盲区”全覆盖

  反邪教工作要大力通过新闻媒体、视频、报刊、网络进行反复宣传,要有专题电视栏目开办讲座等,让人们通过电视、报纸提高对邪教的认识,特别要通过研究所、校园、社区、企业、农村等大力宣传邪教的危害性,让大家像戒毒、戒赌、扫黄打恶一样的提高警惕性。

  开展形式多样的宣传,如利用科普画廊、墙报宣传栏、宣传画、宣传案例、演出等形式;在社区街镇举办的大型活动中,发放反邪教内容的扇子、纸杯、笔筒、扑克、鼠标垫、便利照明灯等等;把反邪教宣传融入绘画、标语、挂历、民谣以及各类益智游戏中,让邪教无处进入,无处扎根,在群众中“春风化雨,润物无声”,让信邪教人员“慕然回首,幡然醒悟”。

  从宾馆、汽车站、火车站、飞机场、旅游胜地等公共活动场所切入,大力宣传反邪教知识。要通过人民政府、社会团体等大力支持与协助创新反邪教宣传形式。通过创新的形式使受众在潜移默化中接受“远离邪教,热爱生活,崇尚科学,关爱生命”理念的教育。

责任编辑: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