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理论园地

首页 > 理论园地 > 正文
“科学教”邪在哪儿?
2018-10-24 10:47:10   来源:新陕网 科技日报 吴用
分享到:
日前,中国反邪教网刊登《俄媒:科学教向俄罗斯学校渗透》一文,让“科学教”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科学教”是1954年产生于美国的一个跨国邪教集团,财力十分雄厚,对社会危害极大,美国《时代》周刊称之为“自称宗教组织的黑社会组织”。这个在美国和欧洲臭名昭著的新兴教派,中国人却知之甚少。
  那么,“科学教”到底邪在哪儿呢?

  “科学教”的创始人L·罗恩·哈伯特
  用“人性测试”套取隐私
  科学教之邪,邪在它有一套独出心裁的传教心理测试(即“人性测试”)。这个人性测试是一份20世纪50年代名为“牛津能力分析”的卷子,被测试者在填写这份卷子时,要回答200道稀奇古怪的问题,并且测试结果都很差,都有抑郁这样的精神问题。如澳大利亚新闻网报道了记者Emma Reynolds实地亲身历验“科学教”的传教心理测试的过程,其测试结果令她大吃一惊!一名叫“彼得”的科学教男子告诉Emma Reynolds精神方面存在诸多问题,似乎有抑郁症的迹象。“彼得”还试探打听Emma Reynolds的童年隐私。并向Emma Reynolds推荐一门课程,该门课程用书是由科学教创立人L·罗恩·哈伯特所著,这是一套身体与精神自我恢复方法,也称戴尼提。这门课程学费是55美金,书费25美金以及数张配套教学DVD。
  还有一位拜访悉尼科学教会的本地上班族马克,在科学教志愿者一直不停地对他“钓鱼劝诱”下,自己也认为患上了“抑郁症”。马特在他们的鼓动下购买了哈伯德的戴尼提的书籍,报名参加了一个名为“如何激发动力”的课程。马特表示:“我想很多人都像我一样迫于这种压力到最后购买了科学教的书籍,甚至当时我脑海中闪过的念头就是把书买下来,省的她们在我耳边不停的唠叨。”
  当然,科学教教徒的测试结果就不会差。
  其实,科学教派的人性测试一直饱受诟病,心理学家抨击其缺乏必要的科学依据。这个所谓的“人性测试”,就是利用测试套取对象的隐私,然后,该邪教以曝光这些隐私为要挟,迫使对方加入“科学教”。可见,“人性测试”是一个可怕的陷阱。
  用明星做诱饵招揽信徒

  科学教的“名人信徒小仓库”(一起做个小游戏:寻找阿汤哥)
  吸引明星做金字招牌,招揽信徒,是科学教使出的绝招。科学教不仅吸收了很多富豪、名流,还与众多影视明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颜值演技双爆表的好莱坞明星“阿汤哥”( 汤姆·克鲁斯),和“科学教”首大卫·密斯凯维奇关系密切,是该教的铁杆粉丝。
  除了“阿汤哥”,还有大半辈子都在科学教的编剧兼导演保罗·哈吉斯(Paul Haggis)、加入科学教30年的女演员丽亚·雷米尼、与教首大卫·密斯凯维吉曾经亲密无间的“海洋组织”高层管理人员汤姆·达沃奇、著名演员杰森·贝吉、娱乐圈前辈西尔维亚·斯班凯·泰勒等等,数量之多,令人瞠目结舌。这些明星陷入“科学教”后,越陷越深,他们在接受教会净化心灵课程中,不断坦白的个人污迹被记录在档,他们的个人隐私、尴尬私事成为教会的“紧箍咒”,作为要挟防止“明星领袖”脱离教会、与教会对立的“杀手锏”。“科学教”利用明星名人造势,产生“明星效应”,以诱骗膜拜者追风、跟随着加入教会。更恶毒的是,借这些明星名流造势,把外界批评者的嘴堵住,让批评者们保持缄默,都成为哑巴。
  鄙视诋毁非“科学教”人员
  科学教自创立以来,其教义就认定任何不属“科学教”的人员都是劣等民族。“科学教”对非教派信徒采取的是诋毁鄙视态度。他们使用“人性测试”怪招,对非“科学教”成员的检测结果都很差,不是“抑郁”“孤僻”就是“精神存在诸多问题”等,且将这些测试者的隐私扒了个底朝天,成为他们胁迫加入“科学教”的底牌。尤其不可思议的是,“科学教”创始人哈伯德竟然发明一个侮辱人格的称谓“WOG”,专门用来称呼那些不够智慧、不能成为“科学教”信徒的人。在科学教“圣经”《戴尼提Dianetics》和《科学教技术词典》中,哈伯德称:“任何一个非“科学教”信徒就是一个‘WOG’,其中一些人甚至从来都没有尝试过。”
  哈伯德用发明的“WOG”术语,称非“科学教”信徒都属于劣等公民,对不是“科学教”的信徒人格进行恶毒诋毁,抹杀那些内心世界轻信“科学教”谎言的信徒的人性,煽动“科学教”信徒为所欲为地攻击这些“劣等”公民,让这些劣等民族付出代价。而围绕“一帮超人”为核心的“科学教”,却摆出一副傲慢、高高在上的审判者姿态。由此可见,这个邪教是多么地荒唐邪恶。
  践踏法律残害生命

  “科学教”把自己凌驾于法律之上,他们的教义认定非教派信徒为“劣等民族”,鼓动本教派信徒可以为所欲为的对非教派信徒进行人身攻击,即使再进一步的“清扫地球(让地球上每个人都达到‘净化’状态)”,也不会受到任何法律惩罚。他们使出“杀无赦”(fair game)的策略,让任何一位“科学教”信徒,均可以使用一切手段,对“科学教”的敌人也被称作“压制类人物”(系哈伯德用于抹黑他认为对科学教持敌视态度的人所用术语,指因质疑科学教而被科学教打压的信徒),“进行财产剥夺或人身伤害,且不受任何科学教纪律的约束。这些手段,可以是陷害、起诉、欺骗,甚至毁灭。”不择手段地让这些人的财产或身心受到伤害。
  “科学教”之邪恶,还表现在残害生命方面。该邪教宣称“净化”疗程能治病,而实际上就是把信徒非法监禁,与世隔绝,强行洗脑灌输其教义,导致很多信徒丧命。如1971年6月25日,“科学教”狂热信徒苏珊·梅斯特开枪自杀;1980年,45岁的“科学教”教徒约瑟夫·哈文斯死在福特哈里森旅馆的浴缸里;1990年6月,“科学教”信徒诺厄·洛蒂克从米尔福德大厦10层跳下来身亡;1995年11月,坚持“净化”的丽萨·麦克弗森由严重的感染和休息不好引起的血液凝集死亡。有据可查,“科学教”已经造成了至少9名教徒死亡。
  聚敛钱财不择手段
  聚敛钱财是“科学教”的又一邪性。“科学教”创始人L·罗恩·哈伯德因抱怨写科幻小说稿费太低,建立宗教能赚钱而创立了“科学教”。该邪教诞生过程被著名科幻作家哈兰·埃里森(Harman Ellison)亲眼见证,得到《怀疑论者》杂志的出版人迈克尔·舍默(Michael Shermer)求证,披露出“科学教”的真相。
  按照“科学教”的规定,新招募来的成员要参加“劝告会”,收费标准是每小时1000美元,加强者12个半小时12,500美元。之后还有心理治疗,50个小时的心理治疗是2,350美元,有些原“科学教”信徒说他们曾为此投进了3万美元,一些“科学教”组织一星期的收入就达100万。到1982年止,至少2亿美元聚集在教主哈伯德名下。在哈伯德死后的1987年,“科学教”的“灵魂术”一年就有5亿零300万的收入,“科学教”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的、向全球发展的赚钱机器。
  据“美国广播新闻网”(abcnews.com.co)2016年3月11日报道,美国国税局刑事调查科对科学教内部活动进行了长达两年的调查,调查结果发现,科学教是一个“以赚钱为唯一目的的犯罪组织”。美最高法院裁定取消了其免税资格。
  报复心极强的组织
  “科学教”和其它邪教一样,都是“老虎屁股摸不得”,对异见者采取无所不用其极的残忍手段进行攻击压制、报复打击。他们给批评者扣“帽子”,称批评者都是“压制类人物”,都该遭到毁灭性的打击。想尽办法封锁扼杀批评的声音 。如,2005年,“南方公园”一部动画连续剧有一集因影射“兹努星”邪教,南方公园的制作人便遭到科学教“守护者行动办公室”(OSA)的报复,试图压下这集电视剧并毁掉创作二人组。他们对批评者肆无忌惮地进行恐吓殴打。如1990年,科学教对在《洛杉矶时报》上刊登科学教系列性报道的作者乔?萨帕尔(Joel Sappell)和罗伯特?沃考斯(Robert Welkos)开始反攻,雇用私家侦探,获取萨帕尔和沃考斯的财务记录、电话记录和其他数据。沃考斯在家中收到一封殡仪馆寄来的信,信中装有一本小册子,大谈特谈在沃考斯死之前安排葬礼的好处。他们还对批评者实施诬陷和滥诉。如, 1972年,纽约作家波莱特?库珀(Paulette Cooper)的《科学教丑闻》(The Scandal of Scientology)一书面世后,立刻成了“科学教”诉讼目标,受到“致疯行动”(Operation Freakout)的频繁骚扰,发出炸弹威胁。更为毒辣的是,该邪教采用“狼群战术”疯狂围攻批评者。如,1991年,《时代》周刊刊登了一篇题为《贪婪和权力的兴旺邪教》的封面故事。据助理编辑理查德?比哈尔(Richard Behar)称,“科学教及其信徒发动了至少10名律师和6名私家侦探威胁、骚扰和羞辱我。”
  教会领导人大卫·密斯凯维吉的父亲罗恩,形容大卫是一个“权力欲极强”的男人。前“科学教”成员纷纷抨击该教会就是一个“残忍和充满报复心”的组织。演员杰森·贝吉对记者托尼·奥尔托加(Tony Ortega)说,“科学教称他们并非宽容的宗教,他们是那种把你打倒在地还要猛踹脚的宗教。”
  妄图实现种族清洗征服整个人类世界

  希特勒与哈伯德
  “科学教”反复重申“净化星球”目标的重要意义,并招募名人以积累社会资本,利用“名人效应”壮大邪教组织,实现征服世界的膨胀野心。创始人哈伯德堪比希特勒,他创立该邪教的最终目的是实现种族清洗,整个思想体系十分邪恶,耸人听闻。在此引用一篇题为“科学教令人震惊的秘密是种族灭绝”文章内容,“为什么科学教不想让公众知道的最大秘密:科学教自诩是“homo novis”(意思是“极高等且似神的”)——全新且高级别优等民族。科学教真正的秘密是通过种族清洗,进而全面接管全世界的政治、法律、教育和精神健康体系的工作,最终征服整个人类世界。
  “科学教”如苍蝇一样无缝不钻。中国也是该邪教渗透的重点之一,1988年,丹麦新时代国际出版公司利用国内罕有人知道“科学教”的邪教面目,向国内某出版机构转让版权,以《戴尼提:自我心理调节技术》之名推出了哈伯德《通灵术——现代精神保健学》的中译本,并派人前来助销,开设各种讲座和咨询活动,在报纸的推波助澜下,短时间内,就掀起了一股“戴尼提热”。若不是法籍教授金麦黎的偶然发现和揭露,后果不堪设想。如今,“科学教”又将魔爪伸向了俄罗斯校园,意图潜入校园毒害学生,而遭到俄罗斯的全面宣传和禁止。
  “科学教”是一个存在巨大争议的信仰团体,它借用科学名词,却与科学毫不沾边,奉劝人们不要望文生义,被其表象所蒙蔽。人们一定要多浏览中国反邪教网、凯风网、新陕网等反邪教网站刊载的关于揭露“科学教”真面目的文章,认清其“科学”画皮掩盖下的邪恶本质,避免上当受骗。
  注:图片来自网络 参考资料来自中国反邪教网 凯风网
 
 
                                                                                                                         责任编辑: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