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理论园地

首页 > 理论园地 > 正文
邪教痴迷者心理剖析与教育转化方法初探
2018-11-28 10:50:17   来源:汉中市南郑县区 秦如剑
分享到:
 本文探析邪教痴迷的成因,剖析邪教信徒个体心理特征,结合教转工作实践,提出对邪教痴迷者进行科学的心理疏导和行为矫正方法。与同行交流 。
 一、邪教痴迷成因
 邪教惯用的伎俩,就是精神控制。他们惯用蛊惑性手法,彻底改变个体原有的对自我以及对外界事物的认知结构,从而使个体重建有利于某个邪教组织的全新认知模式,使个体痴迷于其中,被其利用。这实际上就是典型的“洗脑”流程。通过“洗脑”,邪教信徒“心甘情愿“制造集体自杀与谋杀事件。邪教信徒的这种极端行为并不是“自愿”的,而是在邪教组织精神控制下的“强迫症”表现。邪教组织能够成功的对成员实施精神控制,往往需要借助心理学的理论与方法,这是其邪教行为区别于传统宗教的又一诠释。
 1、邪教用“需要理论”来诱导 人们
 人类存在于社会,具有双重性,即个体的人与社会的人。人通过劳动不断满足自身需要,并与社会发生着各种交换关系。根据马斯洛的人类需要层次理论,可将“需要”分为对身体健康、友情和亲情、社会稳定、自我价值等不同层次。低一层次需要得到满足后,高一层次需要随之出现,成为人们新的奋斗目标。当需要不能得到满足受到压抑时,就会产生强烈的改变现状的愿望。随着外界心理暗示的加强,如身体状况恶化、朋友的背叛和亲人的离世、自然灾害和社会动荡的增多、实现自我价值的希望渺茫等累积,使欲望不断强化。当改变这种状况的欲望达到一定强度时,在各种诱因(心理暗示)作用下(即各种邪教歪理邪说的影响下),痴迷者加入邪教组织通过“学法”“听讲道”“祷告”“练功”等形式将期望转化为痴迷行为。这种“需要”的满足过程,也符合马斯洛的需要层次论。即低一层次需要的满足,就是高一层次需要的开始。周而复始的欲望满足过程,使人们的意识被逐步“改造”成邪教组织所需要的意识形态。完成了自主的人向邪教的人(提线木偶)的转化。
 邪教组织非常善于利用人们对身体健康、人身安全、家庭和睦、事业顺利、生活稳定等心理需求,投其所需,吹嘘自己具有消灾避难、保佑平安等功能,诱导其入教。“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就是这样,将魔爪伸向弱势群体,装出一副悲天悯人”救世主“形象。在人们存在身体患病、亲人去世、感情受挫、找不到自身存在价值等急需解决的问题时,承诺帮助其摆脱厄逆。如李洪志许诺“法轮功”能“祛病健身”、能“摆脱尘世的痛苦”,进入“天国极乐世界”。使人们不知不觉步入邪教的泥潭。“全能神”“门徒会”等有意曲解玛雅历法,传播”世界末日“恐慌,趁机大肆宣传只要加入该组织,就能得到“神”的保佑,免于“末日”灾难,用谎言来满足人们寻求平安的心理。无数事例表明,需要是人类活动的力量源泉,体现了人性的本质。所以很多邪教痴迷者,在接受了邪教歪曲后的低级和高级需要满足途径的言论蛊惑之后,渐渐失去自我,成为被控制邪教的提线木偶。 
 2、邪教用“洗脑”手段不断强化人们的邪教意识
 认知是指个体对作用于其感觉器官的外界事物进行信息加工的过程,主要包括感觉、知觉(包括错觉和幻觉)、记忆、表象、想像、思维、言语等心理现象。邪教组织利用人们的无知心理,对幻觉这一认知现象加以利用,给信徒“洗脑”。 用邪教的歪理邪说不断的耳濡目染,“挤”出人们的健康思维,而把邪教意识塞入人们头脑中。久而久之,就出现了“以邪驱正”效应,完成了人们的“受洗”过程,成为邪教徒。
 邪教通过封闭式全方位思想渗透的方式,给信徒“洗脑”,彻底改变信徒的认知模式。“法轮功”要求教徒“法不二门”,教徒必须与其他学说一刀两断,以培养其惟本教独尊的”优越感“。通过断绝外界其他信息,每天诵读《转法轮》并专心修炼,用观看“法”的录像,听“法”的声音,实现与外界信息隔绝,使之完全处于“法轮功”的歪理邪说熏陶中。在这种与世“绝缘”的环境中,痴迷者很容易出现各种幻觉和幻听,甚至出现妄想症状。而邪教组织竟将这些精神病态的幻觉和妄想曲解为“特异功能”和“神秘体验”,甚至提出“走火入魔根本不存在”、“精神疾病不是病”的谬论。从而使“法轮功”痴迷者常常将幻觉、妄想这些类似精神病的心理异常误以为是神秘体验。用这种体验来加强对“神迹”的认同,强化其痴迷程度。
 3、邪教用不良诱导进行精神控制除
 俗话说,苍蝇不钉无缝的蛋。邪教能成功通过不良诱导来改变人们的意识形态,正是利用了人们心理上存在的某些弱点。把个体特征中的偏颇,无数倍地放大;乘机加入“自酿”的歪理邪说,加之人们意识混乱,就如叶公之好龙,被忽悠到痴迷。把信徒意识引导到“必须”“绝对”“偏激“的邪路上,就可以成功实行精神控制了。一个没有自我意识、没有独立思考的人,就成了行尸走肉。长时间地接受邪教意识,自个就成了邪教徒。这就是近墨者黑近金者赤的最好诠释。
 二、邪教痴迷者个体心理分析
 1、认知片面狭窄,性格固执偏见
 具有偏执、强迫型人格倾向的人,其认知比较狭隘、偏执,思维“一根筋”,易于被邪教控制。其思维方式一般比较简单,处于非此即彼的心理状态。从本质上说,是意识形态的混乱。由于这种固执和偏见,容易认“死理”,钻牛角尖。这种形而上学的错误认知观,易被邪教的歪理邪说所诱惑,将其歪理邪说视为“真理”,固执地认同这种观点,以至于最后被精神控制,被邪教所利用。
 邪教痴迷者陷入痴迷状态后,不仅不能自觉醒悟,反而自以为找到了真理。其坚持错误的意志不断被强化,负面情绪显得十分平静而顽劣。这些人虽然受到社会舆论谴责和开除、劳教处分甚至判刑人狱,也不容易悔悟。他们在思维方式上,不是通过科学的实证来辨别真伪,而是凭自我内心感受来盲听偏信,从众心理较为严重,且无法接受不同意见。调查发现,“法轮功”痴迷者的负面情绪分数远高于常人,就是其狭隘心理被毒化的结果。
 2、个人承受挫折能力一般较差,具有分裂型人格倾向
 这种人格倾向特别敏感于某种奇异的心理体验,思维习惯于任意联想,易于被邪教组织鼓吹的“神迹”所蛊惑。在社会转型期间,一些人难以适应快速的变化和发展,成了“掉队者”。由于其个体心理缺陷, 加之往往处厄逆之中,学业、事业不成功,不被认可,自我价值感减弱,朋友较少,无处倾诉;其个性较为封闭、自卑、内向、自我评价低;家人聚少离多或家庭不和睦,情感得不到应有的慰藉,内心孤独寂寞,…等等。
 面对这一群体,邪教组织就装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趁虚而入,拉人入教;个别人心理脆弱,遭遇重大的创伤性应激事件后,未能得到良好的社会心理疏导,使之感到孤独无助,而邪教徒之间的“互信互爱”正好迎合了这种心理需求,弥抚了其心灵上的创伤,使之感受到心灵慰籍。这是邪教具有“凝聚力”的社会心理学根源,也是邪教蛊惑人心的惯用伎俩。
 3、性格内向,存在情绪异常现象
 具有癔症型人格倾向的人,受心理暗示诱导,渴望得到注意和赞赏,好幻想,不习惯于理性逻辑思维,情绪化超出理性思维,易于用想象代替现实以满足心理需求。成为邪教徒,有点类似于酗酒徒。遇到难以处置的问题,不是求助于社会,而是沉缅于酗酒。靠“酒精”的暂时的麻醉作用,以求“解脱”。谁知成了“借酒消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越陷越深,最终成了邪教痴迷者。
 邪教痴迷者个性孤僻、内向、封闭,他们有了问题,不愿意和他人交流、讨论,不善于通过社会交往、倾诉等渠道,释放内心积累的消极情绪。这种消极情绪在自我封闭中产生痛苦体验,并不断放大和强化。导致情绪障碍,走向反社会反政府的道路,成为邪教帮凶。干出了亲痛仇快的蠢事。  4、具有冲动型人格倾向和神经质人格倾向
 前者人格倾向易于爆发负面激情,行为有不可预测性,往往情绪激动极易发怒做事不计后果。有后者人格倾向缺陷的人,不相信自己能驾驭生活,缺乏自信,盲目乞求他人帮助,自愿从属他人。缺乏这种依赖时,会有毁灭感和无助感。另外,这种人具有受施虐型人格倾向。易于逆来顺受,任人摆布、自轻自贱、屈从外力,甚至自我伤害、自我折磨,以放弃自己的人格尊严,摧残自己的身心健康,牺牲亲人朋友的感情甚至生命等来换取权力、财富和社会认可,易于成为邪教攻击社会的工具。这就是现实中的“炮筒子”性格,在缺乏正向心理辅导时,容易被邪教蛊惑走向犯罪。
 三、邪教痴迷者教育转化的方法
  1、用其人之矛攻其人之盾
 邪教往往都存在自相矛盾的“理论”。如“法轮功”,李洪志一方面许诺给练功者一部“登天的梯子”,末日来临时,凡我大法弟子,就由大法带着。李洪志所描绘的“法轮功”修行“圆满”步入天国“极乐世界”,说白了就是让人们“奉献”完全部身外财物,花重金买死亡“门票“;另一方面,李洪志胡吹给弟子们”地狱除名“,就是“法轮功”弟子”长生不老“。极乐世界的矛与”地狱除名“的盾碰到一起,就是现代版的“矛盾典故”新说。说的是”长生不死“,那2200多具白骨哪来的?谎言就不攻自破了。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邪教痴迷者本身也是受害者。只要我们抓住邪教自相矛盾的歪理邪说,以邪教之恶来戳穿邪教谎言,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就可以教育转化绝大多数被蛊惑者。只要他们接受教育转化,从邪教魔窟中解脱出来,消除对党和政府的仇视,能够客观看待社会问题。我们就应该真心帮助他们认识邪教,帮助其脱离痴迷状态,融入社会,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2、从心理上对他们的思维方式进行矫治
 邪教痴迷者在思维上存在的认知问题,使之定位在错误的心理状态中。我们要用心理学原理和方法,帮助他们认识到自己痴迷的思维方式存在问题,通过对其思维方式的调整,来改变他们看待邪教、对待社会的态度。调整原则就是帮助其面对现实,用大量活生生的事实去“激活”他们僵化的思维。
 痴迷者在进入邪教之前,他们的生活会因偏执思维而有诸多不顺,通过了解他们的生活经历,特别是亲密关系、重大选择、人际冲突等重要事件,分析他们的思维方式对这些事件的影响,以生活中其他人对类似事件的处理进行参照,分析得失,引发其对自己所作所为的反思。
 在这一阶段团体矫治的方式,比较适合在思维上存在问题的痴迷者。利用团体对社会热点问题、争议性事件不同的观点,让他们看到自己看待问题的方式与别人的差别。通过他人的反馈,让他们转换看问题的角度,引发他们的反思。帮助他们用客观、中立的方法看问题。当思维方式有所改变后,他们自己就可以看到邪教的矛盾所在,让其最终走出邪教的魔窟。
 3、对有心理缺陷的邪教痴迷者,首先要找到其内在的核心信念
 邪教痴迷者,其“痴迷”是由内在负面的基于唯心论、有神论的错误核心信念造成的。因为成长经历等因素的差异,每个人的核心信念有所不同。而核心信念往往隐藏在其内心深处,他自己也未必知道。通过了解其处理人生重大事件的方式,与其讨论为什么会这样处理,通过层层深入,最终找出其核心信念。
 对痴迷人员,根据其具体情况,解决其具体问题,让其感受到党和政府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怀和温暖,然后从邪教怪圈中走出来回归到正常生活中。在此过程中,帮教人员要持之以恒,防止反复。要与扶贫攻坚、再就业等民生工作有机结合,使帮教对象经济明显改善,社会地位明显提高,受社会关爱程度明显好转。使之切实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和帮助,实现真脱邪不反复目标。
 4、面对邪教洗脑,要加强社会科学和心理学知识普及和应用
 一方面,要加快社会经济发展。同时,要从政策上形成人民群众分享改革、发展成果的政策机制。处理好眼前与长远、个人与集体、宏观与微观、积累与消费等多重利益关系。让人民群众对社会、经济发展“有切身感受”,并自觉融入这一主流意识。
 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要切实加强心理疏导。对“现代病” 患者做好疏解、咨询服务,使不良心理得到及时疏导;要建立社区心理服务组织,帮助那些城市化后转为市民的群体进行心理调适,以保持健康心理。在农村,对留守老人、儿童等弱势重点对象,要加强农村文化、娱乐活动、健康的文化氛围培养;要完善和加强农村医保等社会服务能力建设。不给邪教留下插手农村、荼毒村民的时机。多措并举,不给邪教浑水摸鱼的机会。
 总之,对邪教痴迷者进行教育帮助时,要在真诚、信任的基础上做工作。由于他们内心对别人有负性信念,需要工作人员的耐心、接纳和包容。要看到他们各种对抗行为背后积极的一面,也让他们看到自己观念的误差,从而触动内心信念,最终从痴迷走向光明,回到正常的生活中来。
 主要参考文献:

1、俞国良:社会心理学。(M)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08-01;
2、赵新生:邪教现象心理学分析。(J)山西高等学校社会科学学报第16卷第1期(2014年1月);

3、王惠铃:心理学视角下邪教痴迷的成因及矫正方法。(J)教书育人(高教论坛)2017年第3卷;

4、汉山樵夫:心理学视野下的全能神。(N)新陕网2017.6.26。
                                                  责任编辑: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