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反邪

文 学 文 艺

文 学

你对他们保持警惕了吗?他们惯玩《画皮》中恶鬼的伎俩
2018-03-16 15:08:39   来源:新陕网 晓卫
分享到:
 

  《画皮》是中国古典名著《聊斋志异》中的重要篇章, 说的是太原王生,遇一女郎,被其谎言和美色诱惑,竟将本来脸碧绿色,牙齿象锯,却靠在人皮上描画,披上身后便幻化成美女的恶鬼安置于密室,与其同居,结果被恶鬼剖肚掏心而死。

  披着“科学” 、“人权”“心灵科学”画皮的“科学教”

  最近,中国反邪教网据爱尔兰《独立报》网曝料,“科学教”人权组织游说爱尔兰外交部,企图代表爱尔兰参与联合国事务,还声称他们可以在联合国“代表爱尔兰”。但该组织的联络员瑞安·埃劳瑞在致爱尔兰考文尼副总理的电子邮件中和请求会晤时,并未透露其与“科学教”有关联。(《爱尔兰总理对”科学教”渗透驻联合国代表团保持警惕》)

  

  从字眼上看“科学教”的名字蛮靓的,可”科学教”却常常羞于向人提及,还找来一件“人权组织” 的画皮,这其中自有其难以告人的隐秘——因其除美国及个别国家和地区外,更多的国家和地区将其视为邪教。

  据相关资料,”科学教”正式名称为山达基教(Scientology),又称“科学神教”和”科学教”派等,由美国人拉斐特·罗纳德·哈伯德 (L. Ron Hubbard)(1911年-1986年)创立的信仰系统演变而成,并于1953年在美国新泽西建立了“山达基教会”,1955年7月在华盛顿宣布成立”科学教”。

  

  以写作科幻小说出名的哈伯德,参加过美国海军部队,心理受到战争的影响,曾致信美国退伍兵管理局,提及他因"抑郁和自杀倾向"请求管理局提供心理治疗。他自费出版的《通灵术─-精神健康的现代科学》》一书,被”科学教”奉为教旨,还出版了《生存的科学》等。他认为人是一种灵魂体——赛坦(源自希腊字母θ,意思是思想和生命) ,并宣称自己发明的“通灵术”可帮助人移去精神障碍,让人从前世的精神创伤中恢复过来,再次认识到自己作为塞坦的真实身份,超越物质和时空的限制,进入到比"净化"更高一级的层次等等。这种新颖而高调的“精神治疗”的提法,立刻吸引了众多信徒,使”科学教”迅速发展壮大。上世纪90年代初,它在美国就号称有信徒1000万,先后在德国、法国、加拿大等65个国家建立了700多个活动中心。1988年,它也曾披上“心灵科学” 的画皮,由丹麦新时代国际出版公司以《戴尼提:自我心理调节技术》之名,推出了哈伯德《通灵术——-精神健康的现代科学》》的中译本,向国内某出版机构转让版权,丹麦新时代国际出版公司还派人专门来中国促销,开设各种讲座和咨询活动,由于当时国内极少有人知道”科学教”和该书的底细,哈伯德的这本”科学教”“经典” 不仅一时热销,一些地方还掀起了一股“戴尼提热”。 幸亏在上海外贸学院执教的法籍教师金麦黎的提醒,加上社会科学工作者的不懈努力和相关部门的积极参与,才撕下了”科学教”“心灵科学” 的画皮,阻止了其在中国的传播。

  “科学教”有着严密的组织系统,其7个大陆部由保卫总部代表操纵,保卫部总部又由情报局、服务局、公共关系局、法律局、财政局和社会协调局等局组成,其情报局在哈伯德"不要防守要反击"的策略下,用渗入、贿赂、收买情报、抢劫、敲诈勒索等手段收集材料,调查对”科学教”有敌意的个人和组织并对他们压制打击和报复。对信徒的所谓"净化"也不惜采用非法监禁乃至延伸到其家庭成员。爱尔兰的一位信徒起诉”科学教”的所谓疗法对其性格和身心造成极大伤害;澳大利亚的一位信徒被”科学教”组织"反省"和"洁身"拘禁了3个月;一位深受”科学教”毒害的教徒,把他的妻子关在用木板钉着的屋子里,对她实行所谓“反省”和“洁身”。

  披着“科学” 、“人权” 画皮的”科学教”公然剥夺信徒的生命:佛罗里达州清水市的丽萨·麦克弗森,1995年11月在一起小交通事故中被警察发现有些精神不正常,但由于长期接受”科学教”的毒化拒绝治疗。结果这个36岁女子,在”科学教”17天监禁式的“净化”下死亡,尽管她在生命即将终结时渴望与家人和老朋友重新团聚,开始新的生活,但是为时已晚。佛罗里达州法庭因此以非权威医疗和忽视没有行为能力的人的重罪起诉”科学教”;苏珊·梅斯特,1970年11月开始为”科学教”工作,经过培训后到哈伯德的旗舰阿波罗号上做”科学教”牧师的助手,并卖了自己所有的物品投入到”科学教”,结果7个月后开枪自杀;24岁,研究俄罗斯问题的年轻学者诺厄·洛蒂克,1990年6月从米尔福德大厦10层跳下来身亡,这个曾经正常、幸福的小伙子,为”科学教”的"劝告"疗程花费了5,000美元,结果变得行动古怪,7个月后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意大利22岁的帕里德·埃拉,进了”科学教”的禁药中心后,因忍受不了呕吐和腹泻,5天后自杀;在他之前一个26岁的青年,因同样的症状而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因此,”科学教”成员被以杀人、欺骗、同谋、盗用财产,逃税、建立非法组织、涉嫌使用武力等罪受到法国、在意大利、西班牙、俄罗斯等不少国家和地区法院的起诉或判决。

  他们披着与“科学教”不同的画皮,却同样凶残

  

  

  “科学教”使人们不由联想到那些被称为邪教组织的所作所为。他们无一不给自已披上漂亮的画皮。如 “法轮功”、“观音法门”、“灵仙真佛宗”、“园顿法门”、“华藏宗门” 就给自己披上佛教的画皮;“呼喊派”、“全能神”、“常受教”、“能力主”、“中华大陆行政执事站”、“三班仆人派”、“新约教会”、“血水圣灵”、“统一教”、“天父的儿女”、“世界以利亚福音宣教总会”、“达米宣教会”、“全范围教会”、“华南教会“、”门徒会”、“被立王”、“主神教”、“灵灵教” 等,则给自己披上基督教的画皮。除此而外,它们均满嘴的仁义道德,如“法轮功”头目口口声声“救人” 、“度人” “真善忍”; 能让人“圆满” 、“上层次” 、“成王、成仙、成神” ;却兜售“消业祛病” 、“除魔” 、“白日升天” , 乃至要弟子练功不许吃药,去掉最后的执著,自杀、弑亲和杀害无辜;“门徒会”不惜对信徒强制进行所谓“祷告治病” ,直至剥夺信徒的生命。

  

  这些组织都象”科学教”一样对信徒实行严酷的控制。“全能神” 表面上仿效基督教的读经、祈祷、传福音,也用一些小恩小惠诱人入教;却赤裸裸地声称,“我是专门来破坏人的家庭的,当我来之时,人的家中便从此失去和平。”(《神向全宇的发声》)对退教人员则 残忍地打断人腿、扎伤人脸,割喉、割耳乃至杀人。

  

  

  邪教及其头目们个个怀有极大的政治野心:制造了震惊世界的东京地铁 “沙林”毒气恐怖袭击事件的奥姆真理教,曾披上“真理党” 的画皮,参加日本的众议院选举;“法轮功” 头目李洪志自比帝王转世,声称:“我今生就选择了当帝王” 。外逃充当西方反华势力走卒后,叉煸动国内信众“走出来”、“发正念”、“灭邪恶”,其政治野心昭然若揭;“全能神”头目赵维山煽动信徒要与“大红龙”(指中国政府)展开决战,“将大红龙灭绝,建立‘全能神’统治的国度”,自己掌权当王;“门徒会”头目季三保,则公然鼓动信徒围攻政府,妄图建立“基督天国” ;“科学教”头目哈伯德也极力鼓动他的信徒通过工作把”科学教”带入公司、社团,渗入社会,特别是对政府部门的要人、各种组织的领导人,并积极谋求其身边的职位,实施影响。70年代,圣地亚哥警察局的一位官员就被发现使用警局的计算机为”科学教”服务。90年代,一个”科学教”信徒竟成为芬兰总统的保镖而遭解雇。

  他们与“科学教”有不同的手段,却有同样的贪婪--敛财

  

  俄罗斯《法律与司法新闻通讯社》2017年10月30日报道,俄罗斯 “科学教”信徒伊卡媞瑞娜.扎波利斯奇,因挪用房产投资客1.3亿卢布(约合200万美金)现金,非法作为“奉献金”转到莫斯科科学教会,被俄罗斯圣彼得堡市Oktyabrsky区法院判处入狱6年零五个月。(中国反邪教网:《俄罗斯一科学教信徒诈骗被判刑》)

  有人说,”科学教”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的、向全球发展的赚钱机器。其"净化"的费用也昂贵得令人咋舌。新招募来的人参加"劝告会"每小时1000美元,加强者12个半小时12,500美元。这些“会议”能产生像吸毒似的精神上的快感,这些人自己可以成为治疗师,还可以从他们招募来的新成员中提取佣金,或者参加教会工作,享受免费的听析和劝告,代价是签订被称为"千年"的劳务合同。“科学教”不仅赢取普通百姓的钱财,更把目光集中到社会名流。在好莱坞,”科学教”招募一批明星,进入”科学教”的名人中心,为他们提供昂贵的心理咨询和职业指导,许多著名的影星都是其成员。”科学教”还假借慈善活动,贩卖哈伯德的各种治疗"技术",榨取巨额利润。美国的一家杂志的调查显示,”科学教”的"灵魂术"仅1987年就有5亿零300万的收入。

 

   与”科学教” 一样,不择手段敛财是此类组织的共同特征,其信徒中,不乏伊卡媞瑞娜.扎波利斯奇那样的金主。 “法轮功” 头目 李洪志以办班收费、出售书籍、磁带及练功用品、“神韵演出”等等成为亿万富翁。澳门“法 轮 功”头目林逸明,其家族平均每年要向“法 轮 功”捐出上百万元之巨,因相信李洪志的“消业祛病”说出现便血症状不到医院治疗,还让李洪志亲自 “发功” 结果因癌细胞扩散而亡;“全能神” 头目赵维山明确规定,凡新正式入教者须交纳2000元会费作为对教会的“奉献”,之后必须每年最少上交年收入的10%“奉献”给教会 “奉献” 的现金、金银首饰、大米应有尽有。并以 “那些尽本分太少或者没有尽本分的人,都要受到应得的惩罚”恐吓信徒为其“奉献” ,山东招远“5.28”麦当劳血案制造者张立冬,不惜为“全能神”“奉献”车、房子,提供所有费用,买多部车辆接送“全能神”人员搞活动,甚至为“全能神” 走上了断头台;“门徒会”规定,信徒每年要将粮食的百分之20%“上缴,作为“慈惠钱”、“慈惠粮”、“慈惠民物”。有病也不让看医生,只能祷告治病;日本奥姆真理教教主麻原札幌敛财连自己的胡须、洗澡水都美其名曰 “灵性”物品明码标价,聚集了上千亿日元的资产。可他们的财富浸透着多少信徒和无辜者的血和泪!

  

责任编辑: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