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文化反邪

文 学 文 艺

文 学

“三九”严寒美文伴|翻阅中外妙文,邂逅最美冬景
2019-01-17 09:51:38   来源:
分享到:
【文艺星青年按】“数九寒天,冷在三九。”一年中最冷的时节已经来临。古今中外,冬日的凛冽寒风、皑皑白雪,在妆点苍茫大地的同时,也给无数文人雅客带来灵感——在他们的笔下,我们看到了济南的生机盎然、江南的怡然自得、美国山谷的银装素裹、法国乡村的色彩缤纷……今天就请您与小编一道,在这些美文中,邂逅最美丽的冬天。

《湖心亭看雪》

[明]张岱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赏析:作者运用白描的手法,寥寥数笔,描绘出一幅水墨模糊的湖山夜雪图。“痕”、“点”、“芥”、“粒”等量词,让读者实现不断往深处移动,笔墨流畅,使人浑然不觉。

《冬日絮语》

冯骥才

窗子是房屋最迷人的镜框。节候变换着镜框里的风景。冬意最浓的那些天,屋里的热气和窗外的阳光一起努力,将冻结玻璃上的冰雪融化;它总是先从中间化开,向四边蔓延。透过这美妙的冰洞,我发现原来严冬的世界才是最明亮的。那一如人的青春的盛夏,总有荫影遮翳,葱茏却幽暗。小树林又何曾有这般光明?我忽然对老人这个概念生了敬意。只有阅尽人生,脱净了生命年华的叶子,才会有眼前这小树林一般明彻。只有这彻底的通彻,才能有此无边的安宁。安宁不是安寐,而是一种博大而丰实的自享。世中惟有创造者所拥有的自享才是人生真正的幸福。

赏析:通过冬日里在房屋窗框上冰雪的融化,作者对光阴的流逝悟出了别样禅意,给我们传达了这样一种信念:每每到了冬日,才能实实在在触摸到了岁月。

冬日的大明湖(新华社记者 徐速绘 摄)

冬日的大明湖(新华社记者 徐速绘 摄)

《济南的冬天》

老舍

古老的济南,城里那么狭窄,城外又那么宽敞,山坡上卧着些小村庄,小村庄的房顶上卧着点雪,对,这是张小水墨画,也许是唐代的名手画的吧。

那水呢,不但不结冰,倒反在绿萍上冒着点热气,水藻真绿,把终年贮蓄的绿色全拿出来了。天儿越晴,水藻越绿,就凭这些绿的精神,水也不忍得冻上,况且那些长枝的垂柳还要在水里照个影儿呢!看吧,由澄清的河水慢慢往上看吧,空中,半空中,天上,自上而下全是那么清亮,那么蓝汪汪的,整个的是块空灵的蓝水晶。这块水晶里,包着红屋顶,黄草山,像地毯上的小团花的灰色树影。这就是冬天的济南。

赏析:一个“蓝汪汪”把济南冬天河水的清澈、天空的蔚蓝摹绘出来,使人如见其形,感觉水光天色如在眼前。水面到空中,从河水的清亮、水藻的绿到整个空间的清亮尽收眼底。
                                                                       责任编辑: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