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最新公告

首页 > 最新公告 > 正文
一封“佛信”,几多荒谬?(图)
2016-08-01 10:58:41   来源:凯风网 霜刃
分享到:

  18年前,1998年7月4号,海南省的8个大法弟子乘坐一辆小型旅行车从海口去三亚参加法轮功“修炼交流会”,在高速公路上与一辆大客车迎头相撞。大客车上3人受伤,旅行车上的8名法轮功人员7死1伤。

车祸现场照片

  这起特大车祸引起当地法轮功人员一片恐慌。由于“情报”有误,李洪志误以为车上8人全都遇难,随即给当时的海南辅导总站站长蒋晓君写了一封亲笔信,通过传真发给蒋。原件如下:

  此信连同标点符号共215字:“蒋晓君:关于你们那发生的事,我都清楚也非常知道你此时的心情,你也非常想知道为什么,其实我们有许多许多学员是来自不同层次。不同天国世界的目地是同化宇宙大法,而大讲形式的圆满时由于他们世界的特点是不要肉身的,所以就造成了圆满方式不同,你听说过释迦牟尼佛的弟子目犍连圆满时的故事吗?是被人用乱石打死而圆满的,大法弟子中只有去法轮世界的才会带转化后的肉身而圆满的,师父知道你们的心,其实你收到我的信后,我那八个弟子已经圆满在他们的不同的世界里了。师:李洪志 1998年7月5日”

  李洪志向弟子宣布过,“大法”是万古不移的,他嘴里说出来的就是“法”(《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那我们就来对李教主的这段特殊的“法”作一番条分缕析,看看它包含着几多荒谬吧。

  第一,李洪志既然说“我那八个弟子已经圆满在他们的不同的世界里了”,那请问,张一军还活在人世间,他的“不同世界”是什么?如果张一军属于“圆满”,那么任何一个活着的常人岂不都已经“圆满”了吗?(除非李洪志能说出这二者有何区别)可常人连一天也没修炼过呀!张一军也算“圆满”,那大法弟子还要修炼个屁呀,干脆全都退出法轮功得了(其实退出的已经够多的了)。最近张一军接受了凯风网采访时表示:“我是亲身经历者,我的事就可以说明,李洪志编造了一个天大的谎言。”大活人被“特赐圆满”,不是天大的谎言是什么?

  第二,李洪志在信中说,“来自不同层次”的学员,圆满形式不同,有的采取的是“不要肉身”的方式,“只有去法轮世界的才会带转化后的肉身而圆满的”。这番说辞与此前此后其他的说法相矛盾。李写此信前说过:“我是这样想啊,叫所有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体的,都带着身体飞上天……人不相信神,让神真实的体现给人看。”(《欧洲法会讲法》, 1998年5月30-31日)请注意,是“所有大法弟子”而不是部分人,是“不管要不要身体(肉身)的”——而不只是“需要身体的”——全“都带着身体(肉身)飞上天”,即没有任何例外。这话说了才35天(1998年5月31日至同年7月5日)李洪志就改口了,这能让人相信吗?更何况,李洪志强调,他之所以要采取“白日飞升”这种形式,是为了堵住不信神的人的嘴。那为何不让海南车祸中的“圆满者”带着身体飞上天,来证明大法的神奇呢?

  第三,李洪志在信中以“释迦牟尼佛的弟子目犍连圆满时的故事”即“被人用乱石打死而圆满”为例,来说明圆满形式的多样,说明“海南特大车祸”中死去的同修不一定非要呈现“白日飞升”景象。这同样是狡辩。因为李洪志不止一次地强调,他的法轮功不是宗教,也与所有宗教采取的圆满方式不同。比如,李说过:“我们这一门要去法轮世界的,我是要采取这个办法──白日飞升。……我的弟子圆满,很可能是一次人类社会永远都难以忘怀的壮观景象。”(《瑞士法会讲法》,1998年9月4-5日)既然大法“这一门”选择了以“白日飞升”的形式圆满到“法轮世界”去,岂可以佛教信徒目犍连为参照?李洪志学说过,佛、道两家,或只修性不修命,或只修命不修性,法轮功则是“性命双修”(修命就是延长修炼者的寿命,甚至青春长驻),为什么要让一群海南弟子短命而亡?李洪志多次否定佛教,比如在1998年3月的《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说:“世界上现在所有的宗教,包括所有的正教,我不能说它是邪教,它是佛传的,但都不能再使人圆满了。” 既然佛教已经不能使人圆满了,那佛教弟子的圆满形式还有什么参照价值呢?

  第四,李洪志在《瑞士法会讲法》所言“我们这一门是要去法轮世界的”,是个全称判断,并没有说“我们这一门有一部分人是要去法轮世界的”。这个全称判断与信中所言“大法弟子中只有去法轮世界的才会带转化后的肉身而圆满的”(言下之意,不去法轮世界的则不可能带肉身圆满飞升)相矛盾。这个矛盾怎么解释?

  第五,李在信中说,当蒋晓君收到信时,“那八个弟子已经圆满在他们的不同的世界里了”,即使不考虑张一军的“活人圆满”,另外7个弟子也只能是假圆满。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李说过:“真的圆满的那一天,我告诉大家,真的是大法弟子白日飞升,全世界都可以看的到的。”(《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2003年4月12日)依此反推,没能呈现让全世界都能看到的“白日飞升”景象的就是假圆满。既然是假圆满,那么李洪志说“我那八个弟子已经圆满在他们的不同的世界里了”就是彻头彻尾的弥天大谎。

  综上所述,《李洪志致蒋晓君书》漏洞百出,与他此前此后的“讲法”充满自相矛盾,根本经不起丝毫推敲和驳斥。透这封可笑的“佛信”,人们看到的是圆满的虚妄、痴迷者的可悲、李洪志的无耻和法轮功的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