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大众科普

首页 > 大众科普 > 正文
高学历者参加“法轮功”原因初探
2018-06-15 10:27:32   来源:新陕网 秦岭
分享到:
 高考之后,不大部分学生鲤鱼跃龙门,进入高等学府,成为大学生,如继续深造,甚或成为硕士生、博士生,成为国家的高学历人才,或行业领先者。但其中有一少部分人,却成为了“法轮功”分子,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俘虏了。那么,为什么高学历知识分子会加入“法轮功”,有的还成为骨干成员呢?笔者作以分析。

  1、认识上批判偏执,被拉入“法轮功”

  知识分子具有担当意识,深信社会现状不合理,应当加以改变。而面对社会发展转型升级中出现的诸多矛盾,理性真诚的批判能助推社会发展,而偏执的批判往往就容易走偏。潘开祥,男,36岁,是浙江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他出生在浙江宁海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朴实好学,乐于助人,但性格比较内向。生活中善于思考,但固执的思想方法却容易钻“牛角尖”,因不能正确认识社会上出现的一些消极现象,使其对社会的判断出现偏差,人生价值的定位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后来走上练习“法轮功”道路,并多次非法聚会,结果因触犯法律而被拘留。经过转化后,他在200O年5月写出了《我与“法轮功”决裂》的悔改书。

  分析原因,潘开祥因性格缺陷,对社会转型中出现的矛盾不能全面深刻分析,而是相信李洪志的“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1996年《悉尼法会讲法》);“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转法轮》)人类社会如此不堪,谁能拯救呢?只有他的“法轮大法”等妄言。在潜移默化中常觉人生无常,苦海无边。这种所谓对“人生痛苦”的体悟,是触发他企图寻求一条回避现实的人生之路的重要思想根源;这种片面、偏执地看待社会弊端的方法,是助推他登上了“法轮功”邪船。

  2、生活中追求完美,被骗入“法轮功”

  追求完美人皆有之,人人都想除去一切烦恼,没有缺陷,尽善尽美,被人喜欢,幸福终身。2001年,36岁的李琴娥是佛山科技学院副教授、环境保护学女博士,“百千万工程”唯一的女学科带头人。1998年9月,学校同事动员李琴娥练“法轮功”,李以前练过气功,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练起了“法轮功”。渐渐地,她被“真善忍”、“修心性”、“积业力”等内容打动,认为“法轮功”对净化心灵、提高修养、改善人际关系确实有作用,能帮助其更好的追求生活完美,就认真修炼起来,后被劳教两年。思想转化后,李琴娥说,一系列的事实使我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我被“法轮功”骗得好惨。

  分析原因,李琴娥就是想让生活尽善尽美,而在选择方式上,却受到了李洪志构造的“高德大法”欺骗,被“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转法轮》)这种恬不知耻的欺世谎言描述的乌托邦的美妙梦想所诱惑,最终滑向“法轮功”的泥坑。

  3、生存中遇到困境,被诱入“法轮功”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人都要经历,知识分子又安能例外?但有些知识分子对人生的坎坷缺少忍耐力,缺乏正确判断,如若恰逢身染疾患、事业不顺、爱情受挫等不顺心的事,就会走向极端,总想通过一种方式越过目前困境,走上平安健康之路。张可,1975年出生,中共党员,深圳大学企业管理系毕业后,分到深圳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1995年,张可在大学期间因心力疲惫,患上了“病毒性心肌炎”,休学一年回家疗养。病疼一下子将生死的思考推到了她面前,极度苦闷,在自感“百病缠身、生不如死”时,“法轮功”出现了。随着学法的深入,张可越来越失去了自我,甚至带着幻想式的英雄色彩两上北京滋事,后期更是跳出来发传单,最终害得自己被送进劳教所。

  分析原因,张可正是相信了李洪志的“消业说”,一切灾难、疾病都是由“业力”引起的,只有练功能够“消业”。李洪志承诺人们,只要真诚修炼法轮大法,现实生活当中的各种困难、危机都会迎刃而解,都会有一个确定无疑的美好前程,这对身处迷惘、窘境的知识分子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最终导致一部分走向邪教深渊。

  4、知识上偏颇,被伪科学洗脑

  梁启超曾经说“有的人懂物理、数学、化学,但是不懂科学。”就是说有的知识分子在本专业上知识比较全面,可对其他领域却知之甚少,有的人有科学知识,却缺少科学思维。原浙江大学材化系硕士研究生龚灿锋,曾经迷恋过法轮功。觉醒后,他说:“当然,知识分子也不会去查证这些知识性的东西,因为一门心思放在大法上,又遵照李洪志的要求将其他一些常人的知识逐渐抛弃,显然不会过多地深究,特别是李洪志讲了所谓的‘科学是外星人带给人类的’‘是为了取代人类的’,知识分子逐渐对现代科学产生一种反感,更加情愿将精力放在大法。因为知识分子自身的偏激,不能正确看待现代科学的双面性,结果夸大了科学的破坏性而更加深信唯有李洪志才能拯救一切,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5、心理上好奇,误入“法轮功”

  好奇害死猫,是英文中一句有名的谚语,西方传说猫有九条命,怎么都不会死去,而最后恰恰是死于自己的好奇心,可见好奇心有时是多么可怕。当人们讲好奇害死猫时,其实不是真的讲好奇心把猫杀死了,而是说好奇心可能使自己丧命的。有的知识分子就是因为好奇加入了“法轮功”,到头上害人害己。曲光瑶,1996年在英国斯泰福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回国,是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教师。最初,她是抱着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而练功的,岂料不知不觉间竟然对“法轮功”越来越痴迷。1999年7月和2000年6月,她先后两次伙同他人进京滋事,到天安门广场打坐追求“圆满”,后被依法处理。

  心理学认为,好奇心是个体遇到新奇事物或处在新的外界条件下所产生的注意、操作、提问的心理倾向。正是因为曲光瑶太富有好奇心,结果误入“法轮功”,好奇心最终害她。

  总之,知识分子学历高不代表科学素质高,不代表知识全面,也不代表生活道路平坦,他们和许多普通人一样容易受到“法轮功”的迷惑,也需要擦亮一双慧眼,把这世界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昶冰】 高考之后,不大部分学生鲤鱼跃龙门,进入高等学府,成为大学生,如继续深造,甚或成为硕士生、博士生,成为国家的高学历人才,或行业领先者。但其中有一少部分人,却成为了“法轮功”分子,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俘虏了。那么,为什么高学历知识分子会加入“法轮功”,有的还成为骨干成员呢?笔者作以分析。

  1、认识上批判偏执,被拉入“法轮功”

  知识分子具有担当意识,深信社会现状不合理,应当加以改变。而面对社会发展转型升级中出现的诸多矛盾,理性真诚的批判能助推社会发展,而偏执的批判往往就容易走偏。潘开祥,男,36岁,是浙江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他出生在浙江宁海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朴实好学,乐于助人,但性格比较内向。生活中善于思考,但固执的思想方法却容易钻“牛角尖”,因不能正确认识社会上出现的一些消极现象,使其对社会的判断出现偏差,人生价值的定位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后来走上练习“法轮功”道路,并多次非法聚会,结果因触犯法律而被拘留。经过转化后,他在200O年5月写出了《我与“法轮功”决裂》的悔改书。

  分析原因,潘开祥因性格缺陷,对社会转型中出现的矛盾不能全面深刻分析,而是相信李洪志的“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1996年《悉尼法会讲法》);“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转法轮》)人类社会如此不堪,谁能拯救呢?只有他的“法轮大法”等妄言。在潜移默化中常觉人生无常,苦海无边。这种所谓对“人生痛苦”的体悟,是触发他企图寻求一条回避现实的人生之路的重要思想根源;这种片面、偏执地看待社会弊端的方法,是助推他登上了“法轮功”邪船。

  2、生活中追求完美,被骗入“法轮功”

  追求完美人皆有之,人人都想除去一切烦恼,没有缺陷,尽善尽美,被人喜欢,幸福终身。2001年,36岁的李琴娥是佛山科技学院副教授、环境保护学女博士,“百千万工程”唯一的女学科带头人。1998年9月,学校同事动员李琴娥练“法轮功”,李以前练过气功,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练起了“法轮功”。渐渐地,她被“真善忍”、“修心性”、“积业力”等内容打动,认为“法轮功”对净化心灵、提高修养、改善人际关系确实有作用,能帮助其更好的追求生活完美,就认真修炼起来,后被劳教两年。思想转化后,李琴娥说,一系列的事实使我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我被“法轮功”骗得好惨。

  分析原因,李琴娥就是想让生活尽善尽美,而在选择方式上,却受到了李洪志构造的“高德大法”欺骗,被“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转法轮》)这种恬不知耻的欺世谎言描述的乌托邦的美妙梦想所诱惑,最终滑向“法轮功”的泥坑。

  3、生存中遇到困境,被诱入“法轮功”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人都要经历,知识分子又安能例外?但有些知识分子对人生的坎坷缺少忍耐力,缺乏正确判断,如若恰逢身染疾患、事业不顺、爱情受挫等不顺心的事,就会走向极端,总想通过一种方式越过目前困境,走上平安健康之路。张可,1975年出生,中共党员,深圳大学企业管理系毕业后,分到深圳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1995年,张可在大学期间因心力疲惫,患上了“病毒性心肌炎”,休学一年回家疗养。病疼一下子将生死的思考推到了她面前,极度苦闷,在自感“百病缠身、生不如死”时,“法轮功”出现了。随着学法的深入,张可越来越失去了自我,甚至带着幻想式的英雄色彩两上北京滋事,后期更是跳出来发传单,最终害得自己被送进劳教所。

  分析原因,张可正是相信了李洪志的“消业说”,一切灾难、疾病都是由“业力”引起的,只有练功能够“消业”。李洪志承诺人们,只要真诚修炼法轮大法,现实生活当中的各种困难、危机都会迎刃而解,都会有一个确定无疑的美好前程,这对身处迷惘、窘境的知识分子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最终导致一部分走向邪教深渊。

  4、知识上偏颇,被伪科学洗脑

  梁启超曾经说“有的人懂物理、数学、化学,但是不懂科学。”就是说有的知识分子在本专业上知识比较全面,可对其他领域却知之甚少,有的人有科学知识,却缺少科学思维。原浙江大学材化系硕士研究生龚灿锋,曾经迷恋过法轮功。觉醒后,他说:“当然,知识分子也不会去查证这些知识性的东西,因为一门心思放在大法上,又遵照李洪志的要求将其他一些常人的知识逐渐抛弃,显然不会过多地深究,特别是李洪志讲了所谓的‘科学是外星人带给人类的’‘是为了取代人类的’,知识分子逐渐对现代科学产生一种反感,更加情愿将精力放在大法。因为知识分子自身的偏激,不能正确看待现代科学的双面性,结果夸大了科学的破坏性而更加深信唯有李洪志才能拯救一切,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5、心理上好奇,误入“法轮功”

  好奇害死猫,是英文中一句有名的谚语,西方传说猫有九条命,怎么都不会死去,而最后恰恰是死于自己的好奇心,可见好奇心有时是多么可怕。当人们讲好奇害死猫时,其实不是真的讲好奇心把猫杀死了,而是说好奇心可能使自己丧命的。有的知识分子就是因为好奇加入了“法轮功”,到头上害人害己。曲光瑶,1996年在英国斯泰福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回国,是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教师。最初,她是抱着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而练功的,岂料不知不觉间竟然对“法轮功”越来越痴迷。1999年7月和2000年6月,她先后两次伙同他人进京滋事,到天安门广场打坐追求“圆满”,后被依法处理。

  心理学认为,好奇心是个体遇到新奇事物或处在新的外界条件下所产生的注意、操作、提问的心理倾向。正是因为曲光瑶太富有好奇心,结果误入“法轮功”,好奇心最终害她。

  总之,知识分子学历高不代表科学素质高,不代表知识全面,也不代表生活道路平坦,他们和许多普通人一样容易受到“法轮功”的迷惑,也需要擦亮一双慧眼,把这世界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昶冰】 高考之后,不大部分学生鲤鱼跃龙门,进入高等学府,成为大学生,如继续深造,甚或成为硕士生、博士生,成为国家的高学历人才,或行业领先者。但其中有一少部分人,却成为了“法轮功”分子,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俘虏了。那么,为什么高学历知识分子会加入“法轮功”,有的还成为骨干成员呢?笔者作以分析。

  1、认识上批判偏执,被拉入“法轮功”

  知识分子具有担当意识,深信社会现状不合理,应当加以改变。而面对社会发展转型升级中出现的诸多矛盾,理性真诚的批判能助推社会发展,而偏执的批判往往就容易走偏。潘开祥,男,36岁,是浙江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他出生在浙江宁海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朴实好学,乐于助人,但性格比较内向。生活中善于思考,但固执的思想方法却容易钻“牛角尖”,因不能正确认识社会上出现的一些消极现象,使其对社会的判断出现偏差,人生价值的定位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后来走上练习“法轮功”道路,并多次非法聚会,结果因触犯法律而被拘留。经过转化后,他在200O年5月写出了《我与“法轮功”决裂》的悔改书。

  分析原因,潘开祥因性格缺陷,对社会转型中出现的矛盾不能全面深刻分析,而是相信李洪志的“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1996年《悉尼法会讲法》);“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转法轮》)人类社会如此不堪,谁能拯救呢?只有他的“法轮大法”等妄言。在潜移默化中常觉人生无常,苦海无边。这种所谓对“人生痛苦”的体悟,是触发他企图寻求一条回避现实的人生之路的重要思想根源;这种片面、偏执地看待社会弊端的方法,是助推他登上了“法轮功”邪船。

  2、生活中追求完美,被骗入“法轮功”

  追求完美人皆有之,人人都想除去一切烦恼,没有缺陷,尽善尽美,被人喜欢,幸福终身。2001年,36岁的李琴娥是佛山科技学院副教授、环境保护学女博士,“百千万工程”唯一的女学科带头人。1998年9月,学校同事动员李琴娥练“法轮功”,李以前练过气功,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练起了“法轮功”。渐渐地,她被“真善忍”、“修心性”、“积业力”等内容打动,认为“法轮功”对净化心灵、提高修养、改善人际关系确实有作用,能帮助其更好的追求生活完美,就认真修炼起来,后被劳教两年。思想转化后,李琴娥说,一系列的事实使我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我被“法轮功”骗得好惨。

  分析原因,李琴娥就是想让生活尽善尽美,而在选择方式上,却受到了李洪志构造的“高德大法”欺骗,被“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转法轮》)这种恬不知耻的欺世谎言描述的乌托邦的美妙梦想所诱惑,最终滑向“法轮功”的泥坑。

  3、生存中遇到困境,被诱入“法轮功”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人都要经历,知识分子又安能例外?但有些知识分子对人生的坎坷缺少忍耐力,缺乏正确判断,如若恰逢身染疾患、事业不顺、爱情受挫等不顺心的事,就会走向极端,总想通过一种方式越过目前困境,走上平安健康之路。张可,1975年出生,中共党员,深圳大学企业管理系毕业后,分到深圳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1995年,张可在大学期间因心力疲惫,患上了“病毒性心肌炎”,休学一年回家疗养。病疼一下子将生死的思考推到了她面前,极度苦闷,在自感“百病缠身、生不如死”时,“法轮功”出现了。随着学法的深入,张可越来越失去了自我,甚至带着幻想式的英雄色彩两上北京滋事,后期更是跳出来发传单,最终害得自己被送进劳教所。

  分析原因,张可正是相信了李洪志的“消业说”,一切灾难、疾病都是由“业力”引起的,只有练功能够“消业”。李洪志承诺人们,只要真诚修炼法轮大法,现实生活当中的各种困难、危机都会迎刃而解,都会有一个确定无疑的美好前程,这对身处迷惘、窘境的知识分子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最终导致一部分走向邪教深渊。

  4、知识上偏颇,被伪科学洗脑

  梁启超曾经说“有的人懂物理、数学、化学,但是不懂科学。”就是说有的知识分子在本专业上知识比较全面,可对其他领域却知之甚少,有的人有科学知识,却缺少科学思维。原浙江大学材化系硕士研究生龚灿锋,曾经迷恋过法轮功。觉醒后,他说:“当然,知识分子也不会去查证这些知识性的东西,因为一门心思放在大法上,又遵照李洪志的要求将其他一些常人的知识逐渐抛弃,显然不会过多地深究,特别是李洪志讲了所谓的‘科学是外星人带给人类的’‘是为了取代人类的’,知识分子逐渐对现代科学产生一种反感,更加情愿将精力放在大法。因为知识分子自身的偏激,不能正确看待现代科学的双面性,结果夸大了科学的破坏性而更加深信唯有李洪志才能拯救一切,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5、心理上好奇,误入“法轮功”

  好奇害死猫,是英文中一句有名的谚语,西方传说猫有九条命,怎么都不会死去,而最后恰恰是死于自己的好奇心,可见好奇心有时是多么可怕。当人们讲好奇害死猫时,其实不是真的讲好奇心把猫杀死了,而是说好奇心可能使自己丧命的。有的知识分子就是因为好奇加入了“法轮功”,到头上害人害己。曲光瑶,1996年在英国斯泰福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回国,是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教师。最初,她是抱着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而练功的,岂料不知不觉间竟然对“法轮功”越来越痴迷。1999年7月和2000年6月,她先后两次伙同他人进京滋事,到天安门广场打坐追求“圆满”,后被依法处理。

  心理学认为,好奇心是个体遇到新奇事物或处在新的外界条件下所产生的注意、操作、提问的心理倾向。正是因为曲光瑶太富有好奇心,结果误入“法轮功”,好奇心最终害她。

  总之,知识分子学历高不代表科学素质高,不代表知识全面,也不代表生活道路平坦,他们和许多普通人一样容易受到“法轮功”的迷惑,也需要擦亮一双慧眼,把这世界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昶冰】 高考之后,不大部分学生鲤鱼跃龙门,进入高等学府,成为大学生,如继续深造,甚或成为硕士生、博士生,成为国家的高学历人才,或行业领先者。但其中有一少部分人,却成为了“法轮功”分子,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俘虏了。那么,为什么高学历知识分子会加入“法轮功”,有的还成为骨干成员呢?笔者作以分析。

  1、认识上批判偏执,被拉入“法轮功”

  知识分子具有担当意识,深信社会现状不合理,应当加以改变。而面对社会发展转型升级中出现的诸多矛盾,理性真诚的批判能助推社会发展,而偏执的批判往往就容易走偏。潘开祥,男,36岁,是浙江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他出生在浙江宁海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朴实好学,乐于助人,但性格比较内向。生活中善于思考,但固执的思想方法却容易钻“牛角尖”,因不能正确认识社会上出现的一些消极现象,使其对社会的判断出现偏差,人生价值的定位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后来走上练习“法轮功”道路,并多次非法聚会,结果因触犯法律而被拘留。经过转化后,他在200O年5月写出了《我与“法轮功”决裂》的悔改书。

  分析原因,潘开祥因性格缺陷,对社会转型中出现的矛盾不能全面深刻分析,而是相信李洪志的“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1996年《悉尼法会讲法》);“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转法轮》)人类社会如此不堪,谁能拯救呢?只有他的“法轮大法”等妄言。在潜移默化中常觉人生无常,苦海无边。这种所谓对“人生痛苦”的体悟,是触发他企图寻求一条回避现实的人生之路的重要思想根源;这种片面、偏执地看待社会弊端的方法,是助推他登上了“法轮功”邪船。

  2、生活中追求完美,被骗入“法轮功”

  追求完美人皆有之,人人都想除去一切烦恼,没有缺陷,尽善尽美,被人喜欢,幸福终身。2001年,36岁的李琴娥是佛山科技学院副教授、环境保护学女博士,“百千万工程”唯一的女学科带头人。1998年9月,学校同事动员李琴娥练“法轮功”,李以前练过气功,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练起了“法轮功”。渐渐地,她被“真善忍”、“修心性”、“积业力”等内容打动,认为“法轮功”对净化心灵、提高修养、改善人际关系确实有作用,能帮助其更好的追求生活完美,就认真修炼起来,后被劳教两年。思想转化后,李琴娥说,一系列的事实使我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我被“法轮功”骗得好惨。

  分析原因,李琴娥就是想让生活尽善尽美,而在选择方式上,却受到了李洪志构造的“高德大法”欺骗,被“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转法轮》)这种恬不知耻的欺世谎言描述的乌托邦的美妙梦想所诱惑,最终滑向“法轮功”的泥坑。

  3、生存中遇到困境,被诱入“法轮功”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人都要经历,知识分子又安能例外?但有些知识分子对人生的坎坷缺少忍耐力,缺乏正确判断,如若恰逢身染疾患、事业不顺、爱情受挫等不顺心的事,就会走向极端,总想通过一种方式越过目前困境,走上平安健康之路。张可,1975年出生,中共党员,深圳大学企业管理系毕业后,分到深圳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1995年,张可在大学期间因心力疲惫,患上了“病毒性心肌炎”,休学一年回家疗养。病疼一下子将生死的思考推到了她面前,极度苦闷,在自感“百病缠身、生不如死”时,“法轮功”出现了。随着学法的深入,张可越来越失去了自我,甚至带着幻想式的英雄色彩两上北京滋事,后期更是跳出来发传单,最终害得自己被送进劳教所。

  分析原因,张可正是相信了李洪志的“消业说”,一切灾难、疾病都是由“业力”引起的,只有练功能够“消业”。李洪志承诺人们,只要真诚修炼法轮大法,现实生活当中的各种困难、危机都会迎刃而解,都会有一个确定无疑的美好前程,这对身处迷惘、窘境的知识分子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最终导致一部分走向邪教深渊。

  4、知识上偏颇,被伪科学洗脑

  梁启超曾经说“有的人懂物理、数学、化学,但是不懂科学。”就是说有的知识分子在本专业上知识比较全面,可对其他领域却知之甚少,有的人有科学知识,却缺少科学思维。原浙江大学材化系硕士研究生龚灿锋,曾经迷恋过法轮功。觉醒后,他说:“当然,知识分子也不会去查证这些知识性的东西,因为一门心思放在大法上,又遵照李洪志的要求将其他一些常人的知识逐渐抛弃,显然不会过多地深究,特别是李洪志讲了所谓的‘科学是外星人带给人类的’‘是为了取代人类的’,知识分子逐渐对现代科学产生一种反感,更加情愿将精力放在大法。因为知识分子自身的偏激,不能正确看待现代科学的双面性,结果夸大了科学的破坏性而更加深信唯有李洪志才能拯救一切,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5、心理上好奇,误入“法轮功”

  好奇害死猫,是英文中一句有名的谚语,西方传说猫有九条命,怎么都不会死去,而最后恰恰是死于自己的好奇心,可见好奇心有时是多么可怕。当人们讲好奇害死猫时,其实不是真的讲好奇心把猫杀死了,而是说好奇心可能使自己丧命的。有的知识分子就是因为好奇加入了“法轮功”,到头上害人害己。曲光瑶,1996年在英国斯泰福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回国,是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教师。最初,她是抱着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而练功的,岂料不知不觉间竟然对“法轮功”越来越痴迷。1999年7月和2000年6月,她先后两次伙同他人进京滋事,到天安门广场打坐追求“圆满”,后被依法处理。

  心理学认为,好奇心是个体遇到新奇事物或处在新的外界条件下所产生的注意、操作、提问的心理倾向。正是因为曲光瑶太富有好奇心,结果误入“法轮功”,好奇心最终害她。

  总之,知识分子学历高不代表科学素质高,不代表知识全面,也不代表生活道路平坦,他们和许多普通人一样容易受到“法轮功”的迷惑,也需要擦亮一双慧眼,把这世界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昶冰】 高考之后,不大部分学生鲤鱼跃龙门,进入高等学府,成为大学生,如继续深造,甚或成为硕士生、博士生,成为国家的高学历人才,或行业领先者。但其中有一少部分人,却成为了“法轮功”分子,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俘虏了。那么,为什么高学历知识分子会加入“法轮功”,有的还成为骨干成员呢?笔者作以分析。

  1、认识上批判偏执,被拉入“法轮功”

  知识分子具有担当意识,深信社会现状不合理,应当加以改变。而面对社会发展转型升级中出现的诸多矛盾,理性真诚的批判能助推社会发展,而偏执的批判往往就容易走偏。潘开祥,男,36岁,是浙江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他出生在浙江宁海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朴实好学,乐于助人,但性格比较内向。生活中善于思考,但固执的思想方法却容易钻“牛角尖”,因不能正确认识社会上出现的一些消极现象,使其对社会的判断出现偏差,人生价值的定位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后来走上练习“法轮功”道路,并多次非法聚会,结果因触犯法律而被拘留。经过转化后,他在200O年5月写出了《我与“法轮功”决裂》的悔改书。

  分析原因,潘开祥因性格缺陷,对社会转型中出现的矛盾不能全面深刻分析,而是相信李洪志的“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1996年《悉尼法会讲法》);“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转法轮》)人类社会如此不堪,谁能拯救呢?只有他的“法轮大法”等妄言。在潜移默化中常觉人生无常,苦海无边。这种所谓对“人生痛苦”的体悟,是触发他企图寻求一条回避现实的人生之路的重要思想根源;这种片面、偏执地看待社会弊端的方法,是助推他登上了“法轮功”邪船。

  2、生活中追求完美,被骗入“法轮功”

  追求完美人皆有之,人人都想除去一切烦恼,没有缺陷,尽善尽美,被人喜欢,幸福终身。2001年,36岁的李琴娥是佛山科技学院副教授、环境保护学女博士,“百千万工程”唯一的女学科带头人。1998年9月,学校同事动员李琴娥练“法轮功”,李以前练过气功,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练起了“法轮功”。渐渐地,她被“真善忍”、“修心性”、“积业力”等内容打动,认为“法轮功”对净化心灵、提高修养、改善人际关系确实有作用,能帮助其更好的追求生活完美,就认真修炼起来,后被劳教两年。思想转化后,李琴娥说,一系列的事实使我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我被“法轮功”骗得好惨。

  分析原因,李琴娥就是想让生活尽善尽美,而在选择方式上,却受到了李洪志构造的“高德大法”欺骗,被“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转法轮》)这种恬不知耻的欺世谎言描述的乌托邦的美妙梦想所诱惑,最终滑向“法轮功”的泥坑。

  3、生存中遇到困境,被诱入“法轮功”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人都要经历,知识分子又安能例外?但有些知识分子对人生的坎坷缺少忍耐力,缺乏正确判断,如若恰逢身染疾患、事业不顺、爱情受挫等不顺心的事,就会走向极端,总想通过一种方式越过目前困境,走上平安健康之路。张可,1975年出生,中共党员,深圳大学企业管理系毕业后,分到深圳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1995年,张可在大学期间因心力疲惫,患上了“病毒性心肌炎”,休学一年回家疗养。病疼一下子将生死的思考推到了她面前,极度苦闷,在自感“百病缠身、生不如死”时,“法轮功”出现了。随着学法的深入,张可越来越失去了自我,甚至带着幻想式的英雄色彩两上北京滋事,后期更是跳出来发传单,最终害得自己被送进劳教所。

  分析原因,张可正是相信了李洪志的“消业说”,一切灾难、疾病都是由“业力”引起的,只有练功能够“消业”。李洪志承诺人们,只要真诚修炼法轮大法,现实生活当中的各种困难、危机都会迎刃而解,都会有一个确定无疑的美好前程,这对身处迷惘、窘境的知识分子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最终导致一部分走向邪教深渊。

  4、知识上偏颇,被伪科学洗脑

  梁启超曾经说“有的人懂物理、数学、化学,但是不懂科学。”就是说有的知识分子在本专业上知识比较全面,可对其他领域却知之甚少,有的人有科学知识,却缺少科学思维。原浙江大学材化系硕士研究生龚灿锋,曾经迷恋过法轮功。觉醒后,他说:“当然,知识分子也不会去查证这些知识性的东西,因为一门心思放在大法上,又遵照李洪志的要求将其他一些常人的知识逐渐抛弃,显然不会过多地深究,特别是李洪志讲了所谓的‘科学是外星人带给人类的’‘是为了取代人类的’,知识分子逐渐对现代科学产生一种反感,更加情愿将精力放在大法。因为知识分子自身的偏激,不能正确看待现代科学的双面性,结果夸大了科学的破坏性而更加深信唯有李洪志才能拯救一切,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5、心理上好奇,误入“法轮功”

  好奇害死猫,是英文中一句有名的谚语,西方传说猫有九条命,怎么都不会死去,而最后恰恰是死于自己的好奇心,可见好奇心有时是多么可怕。当人们讲好奇害死猫时,其实不是真的讲好奇心把猫杀死了,而是说好奇心可能使自己丧命的。有的知识分子就是因为好奇加入了“法轮功”,到头上害人害己。曲光瑶,1996年在英国斯泰福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回国,是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教师。最初,她是抱着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而练功的,岂料不知不觉间竟然对“法轮功”越来越痴迷。1999年7月和2000年6月,她先后两次伙同他人进京滋事,到天安门广场打坐追求“圆满”,后被依法处理。

  心理学认为,好奇心是个体遇到新奇事物或处在新的外界条件下所产生的注意、操作、提问的心理倾向。正是因为曲光瑶太富有好奇心,结果误入“法轮功”,好奇心最终害她。

  总之,知识分子学历高不代表科学素质高,不代表知识全面,也不代表生活道路平坦,他们和许多普通人一样容易受到“法轮功”的迷惑,也需要擦亮一双慧眼,把这世界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昶冰】 高考之后,不大部分学生鲤鱼跃龙门,进入高等学府,成为大学生,如继续深造,甚或成为硕士生、博士生,成为国家的高学历人才,或行业领先者。但其中有一少部分人,却成为了“法轮功”分子,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俘虏了。那么,为什么高学历知识分子会加入“法轮功”,有的还成为骨干成员呢?笔者作以分析。

  1、认识上批判偏执,被拉入“法轮功”

  知识分子具有担当意识,深信社会现状不合理,应当加以改变。而面对社会发展转型升级中出现的诸多矛盾,理性真诚的批判能助推社会发展,而偏执的批判往往就容易走偏。潘开祥,男,36岁,是浙江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他出生在浙江宁海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朴实好学,乐于助人,但性格比较内向。生活中善于思考,但固执的思想方法却容易钻“牛角尖”,因不能正确认识社会上出现的一些消极现象,使其对社会的判断出现偏差,人生价值的定位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后来走上练习“法轮功”道路,并多次非法聚会,结果因触犯法律而被拘留。经过转化后,他在200O年5月写出了《我与“法轮功”决裂》的悔改书。

  分析原因,潘开祥因性格缺陷,对社会转型中出现的矛盾不能全面深刻分析,而是相信李洪志的“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1996年《悉尼法会讲法》);“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转法轮》)人类社会如此不堪,谁能拯救呢?只有他的“法轮大法”等妄言。在潜移默化中常觉人生无常,苦海无边。这种所谓对“人生痛苦”的体悟,是触发他企图寻求一条回避现实的人生之路的重要思想根源;这种片面、偏执地看待社会弊端的方法,是助推他登上了“法轮功”邪船。

  2、生活中追求完美,被骗入“法轮功”

  追求完美人皆有之,人人都想除去一切烦恼,没有缺陷,尽善尽美,被人喜欢,幸福终身。2001年,36岁的李琴娥是佛山科技学院副教授、环境保护学女博士,“百千万工程”唯一的女学科带头人。1998年9月,学校同事动员李琴娥练“法轮功”,李以前练过气功,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练起了“法轮功”。渐渐地,她被“真善忍”、“修心性”、“积业力”等内容打动,认为“法轮功”对净化心灵、提高修养、改善人际关系确实有作用,能帮助其更好的追求生活完美,就认真修炼起来,后被劳教两年。思想转化后,李琴娥说,一系列的事实使我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我被“法轮功”骗得好惨。

  分析原因,李琴娥就是想让生活尽善尽美,而在选择方式上,却受到了李洪志构造的“高德大法”欺骗,被“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转法轮》)这种恬不知耻的欺世谎言描述的乌托邦的美妙梦想所诱惑,最终滑向“法轮功”的泥坑。

  3、生存中遇到困境,被诱入“法轮功”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人都要经历,知识分子又安能例外?但有些知识分子对人生的坎坷缺少忍耐力,缺乏正确判断,如若恰逢身染疾患、事业不顺、爱情受挫等不顺心的事,就会走向极端,总想通过一种方式越过目前困境,走上平安健康之路。张可,1975年出生,中共党员,深圳大学企业管理系毕业后,分到深圳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1995年,张可在大学期间因心力疲惫,患上了“病毒性心肌炎”,休学一年回家疗养。病疼一下子将生死的思考推到了她面前,极度苦闷,在自感“百病缠身、生不如死”时,“法轮功”出现了。随着学法的深入,张可越来越失去了自我,甚至带着幻想式的英雄色彩两上北京滋事,后期更是跳出来发传单,最终害得自己被送进劳教所。

  分析原因,张可正是相信了李洪志的“消业说”,一切灾难、疾病都是由“业力”引起的,只有练功能够“消业”。李洪志承诺人们,只要真诚修炼法轮大法,现实生活当中的各种困难、危机都会迎刃而解,都会有一个确定无疑的美好前程,这对身处迷惘、窘境的知识分子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最终导致一部分走向邪教深渊。

  4、知识上偏颇,被伪科学洗脑

  梁启超曾经说“有的人懂物理、数学、化学,但是不懂科学。”就是说有的知识分子在本专业上知识比较全面,可对其他领域却知之甚少,有的人有科学知识,却缺少科学思维。原浙江大学材化系硕士研究生龚灿锋,曾经迷恋过法轮功。觉醒后,他说:“当然,知识分子也不会去查证这些知识性的东西,因为一门心思放在大法上,又遵照李洪志的要求将其他一些常人的知识逐渐抛弃,显然不会过多地深究,特别是李洪志讲了所谓的‘科学是外星人带给人类的’‘是为了取代人类的’,知识分子逐渐对现代科学产生一种反感,更加情愿将精力放在大法。因为知识分子自身的偏激,不能正确看待现代科学的双面性,结果夸大了科学的破坏性而更加深信唯有李洪志才能拯救一切,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5、心理上好奇,误入“法轮功”

  好奇害死猫,是英文中一句有名的谚语,西方传说猫有九条命,怎么都不会死去,而最后恰恰是死于自己的好奇心,可见好奇心有时是多么可怕。当人们讲好奇害死猫时,其实不是真的讲好奇心把猫杀死了,而是说好奇心可能使自己丧命的。有的知识分子就是因为好奇加入了“法轮功”,到头上害人害己。曲光瑶,1996年在英国斯泰福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回国,是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教师。最初,她是抱着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而练功的,岂料不知不觉间竟然对“法轮功”越来越痴迷。1999年7月和2000年6月,她先后两次伙同他人进京滋事,到天安门广场打坐追求“圆满”,后被依法处理。

  心理学认为,好奇心是个体遇到新奇事物或处在新的外界条件下所产生的注意、操作、提问的心理倾向。正是因为曲光瑶太富有好奇心,结果误入“法轮功”,好奇心最终害她。

  总之,知识分子学历高不代表科学素质高,不代表知识全面,也不代表生活道路平坦,他们和许多普通人一样容易受到“法轮功”的迷惑,也需要擦亮一双慧眼,把这世界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昶冰】 高考之后,不大部分学生鲤鱼跃龙门,进入高等学府,成为大学生,如继续深造,甚或成为硕士生、博士生,成为国家的高学历人才,或行业领先者。但其中有一少部分人,却成为了“法轮功”分子,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俘虏了。那么,为什么高学历知识分子会加入“法轮功”,有的还成为骨干成员呢?笔者作以分析。

  1、认识上批判偏执,被拉入“法轮功”

  知识分子具有担当意识,深信社会现状不合理,应当加以改变。而面对社会发展转型升级中出现的诸多矛盾,理性真诚的批判能助推社会发展,而偏执的批判往往就容易走偏。潘开祥,男,36岁,是浙江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他出生在浙江宁海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朴实好学,乐于助人,但性格比较内向。生活中善于思考,但固执的思想方法却容易钻“牛角尖”,因不能正确认识社会上出现的一些消极现象,使其对社会的判断出现偏差,人生价值的定位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后来走上练习“法轮功”道路,并多次非法聚会,结果因触犯法律而被拘留。经过转化后,他在200O年5月写出了《我与“法轮功”决裂》的悔改书。

  分析原因,潘开祥因性格缺陷,对社会转型中出现的矛盾不能全面深刻分析,而是相信李洪志的“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1996年《悉尼法会讲法》);“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转法轮》)人类社会如此不堪,谁能拯救呢?只有他的“法轮大法”等妄言。在潜移默化中常觉人生无常,苦海无边。这种所谓对“人生痛苦”的体悟,是触发他企图寻求一条回避现实的人生之路的重要思想根源;这种片面、偏执地看待社会弊端的方法,是助推他登上了“法轮功”邪船。

  2、生活中追求完美,被骗入“法轮功”

  追求完美人皆有之,人人都想除去一切烦恼,没有缺陷,尽善尽美,被人喜欢,幸福终身。2001年,36岁的李琴娥是佛山科技学院副教授、环境保护学女博士,“百千万工程”唯一的女学科带头人。1998年9月,学校同事动员李琴娥练“法轮功”,李以前练过气功,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练起了“法轮功”。渐渐地,她被“真善忍”、“修心性”、“积业力”等内容打动,认为“法轮功”对净化心灵、提高修养、改善人际关系确实有作用,能帮助其更好的追求生活完美,就认真修炼起来,后被劳教两年。思想转化后,李琴娥说,一系列的事实使我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我被“法轮功”骗得好惨。

  分析原因,李琴娥就是想让生活尽善尽美,而在选择方式上,却受到了李洪志构造的“高德大法”欺骗,被“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转法轮》)这种恬不知耻的欺世谎言描述的乌托邦的美妙梦想所诱惑,最终滑向“法轮功”的泥坑。

  3、生存中遇到困境,被诱入“法轮功”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人都要经历,知识分子又安能例外?但有些知识分子对人生的坎坷缺少忍耐力,缺乏正确判断,如若恰逢身染疾患、事业不顺、爱情受挫等不顺心的事,就会走向极端,总想通过一种方式越过目前困境,走上平安健康之路。张可,1975年出生,中共党员,深圳大学企业管理系毕业后,分到深圳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1995年,张可在大学期间因心力疲惫,患上了“病毒性心肌炎”,休学一年回家疗养。病疼一下子将生死的思考推到了她面前,极度苦闷,在自感“百病缠身、生不如死”时,“法轮功”出现了。随着学法的深入,张可越来越失去了自我,甚至带着幻想式的英雄色彩两上北京滋事,后期更是跳出来发传单,最终害得自己被送进劳教所。

  分析原因,张可正是相信了李洪志的“消业说”,一切灾难、疾病都是由“业力”引起的,只有练功能够“消业”。李洪志承诺人们,只要真诚修炼法轮大法,现实生活当中的各种困难、危机都会迎刃而解,都会有一个确定无疑的美好前程,这对身处迷惘、窘境的知识分子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最终导致一部分走向邪教深渊。

  4、知识上偏颇,被伪科学洗脑

  梁启超曾经说“有的人懂物理、数学、化学,但是不懂科学。”就是说有的知识分子在本专业上知识比较全面,可对其他领域却知之甚少,有的人有科学知识,却缺少科学思维。原浙江大学材化系硕士研究生龚灿锋,曾经迷恋过法轮功。觉醒后,他说:“当然,知识分子也不会去查证这些知识性的东西,因为一门心思放在大法上,又遵照李洪志的要求将其他一些常人的知识逐渐抛弃,显然不会过多地深究,特别是李洪志讲了所谓的‘科学是外星人带给人类的’‘是为了取代人类的’,知识分子逐渐对现代科学产生一种反感,更加情愿将精力放在大法。因为知识分子自身的偏激,不能正确看待现代科学的双面性,结果夸大了科学的破坏性而更加深信唯有李洪志才能拯救一切,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5、心理上好奇,误入“法轮功”

  好奇害死猫,是英文中一句有名的谚语,西方传说猫有九条命,怎么都不会死去,而最后恰恰是死于自己的好奇心,可见好奇心有时是多么可怕。当人们讲好奇害死猫时,其实不是真的讲好奇心把猫杀死了,而是说好奇心可能使自己丧命的。有的知识分子就是因为好奇加入了“法轮功”,到头上害人害己。曲光瑶,1996年在英国斯泰福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回国,是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教师。最初,她是抱着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而练功的,岂料不知不觉间竟然对“法轮功”越来越痴迷。1999年7月和2000年6月,她先后两次伙同他人进京滋事,到天安门广场打坐追求“圆满”,后被依法处理。

  心理学认为,好奇心是个体遇到新奇事物或处在新的外界条件下所产生的注意、操作、提问的心理倾向。正是因为曲光瑶太富有好奇心,结果误入“法轮功”,好奇心最终害她。

  总之,知识分子学历高不代表科学素质高,不代表知识全面,也不代表生活道路平坦,他们和许多普通人一样容易受到“法轮功”的迷惑,也需要擦亮一双慧眼,把这世界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昶冰】 高考之后,不大部分学生鲤鱼跃龙门,进入高等学府,成为大学生,如继续深造,甚或成为硕士生、博士生,成为国家的高学历人才,或行业领先者。但其中有一少部分人,却成为了“法轮功”分子,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俘虏了。那么,为什么高学历知识分子会加入“法轮功”,有的还成为骨干成员呢?笔者作以分析。

  1、认识上批判偏执,被拉入“法轮功”

  知识分子具有担当意识,深信社会现状不合理,应当加以改变。而面对社会发展转型升级中出现的诸多矛盾,理性真诚的批判能助推社会发展,而偏执的批判往往就容易走偏。潘开祥,男,36岁,是浙江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他出生在浙江宁海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朴实好学,乐于助人,但性格比较内向。生活中善于思考,但固执的思想方法却容易钻“牛角尖”,因不能正确认识社会上出现的一些消极现象,使其对社会的判断出现偏差,人生价值的定位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后来走上练习“法轮功”道路,并多次非法聚会,结果因触犯法律而被拘留。经过转化后,他在200O年5月写出了《我与“法轮功”决裂》的悔改书。

  分析原因,潘开祥因性格缺陷,对社会转型中出现的矛盾不能全面深刻分析,而是相信李洪志的“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1996年《悉尼法会讲法》);“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转法轮》)人类社会如此不堪,谁能拯救呢?只有他的“法轮大法”等妄言。在潜移默化中常觉人生无常,苦海无边。这种所谓对“人生痛苦”的体悟,是触发他企图寻求一条回避现实的人生之路的重要思想根源;这种片面、偏执地看待社会弊端的方法,是助推他登上了“法轮功”邪船。

  2、生活中追求完美,被骗入“法轮功”

  追求完美人皆有之,人人都想除去一切烦恼,没有缺陷,尽善尽美,被人喜欢,幸福终身。2001年,36岁的李琴娥是佛山科技学院副教授、环境保护学女博士,“百千万工程”唯一的女学科带头人。1998年9月,学校同事动员李琴娥练“法轮功”,李以前练过气功,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练起了“法轮功”。渐渐地,她被“真善忍”、“修心性”、“积业力”等内容打动,认为“法轮功”对净化心灵、提高修养、改善人际关系确实有作用,能帮助其更好的追求生活完美,就认真修炼起来,后被劳教两年。思想转化后,李琴娥说,一系列的事实使我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我被“法轮功”骗得好惨。

  分析原因,李琴娥就是想让生活尽善尽美,而在选择方式上,却受到了李洪志构造的“高德大法”欺骗,被“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转法轮》)这种恬不知耻的欺世谎言描述的乌托邦的美妙梦想所诱惑,最终滑向“法轮功”的泥坑。

  3、生存中遇到困境,被诱入“法轮功”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人都要经历,知识分子又安能例外?但有些知识分子对人生的坎坷缺少忍耐力,缺乏正确判断,如若恰逢身染疾患、事业不顺、爱情受挫等不顺心的事,就会走向极端,总想通过一种方式越过目前困境,走上平安健康之路。张可,1975年出生,中共党员,深圳大学企业管理系毕业后,分到深圳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1995年,张可在大学期间因心力疲惫,患上了“病毒性心肌炎”,休学一年回家疗养。病疼一下子将生死的思考推到了她面前,极度苦闷,在自感“百病缠身、生不如死”时,“法轮功”出现了。随着学法的深入,张可越来越失去了自我,甚至带着幻想式的英雄色彩两上北京滋事,后期更是跳出来发传单,最终害得自己被送进劳教所。

  分析原因,张可正是相信了李洪志的“消业说”,一切灾难、疾病都是由“业力”引起的,只有练功能够“消业”。李洪志承诺人们,只要真诚修炼法轮大法,现实生活当中的各种困难、危机都会迎刃而解,都会有一个确定无疑的美好前程,这对身处迷惘、窘境的知识分子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最终导致一部分走向邪教深渊。

  4、知识上偏颇,被伪科学洗脑

  梁启超曾经说“有的人懂物理、数学、化学,但是不懂科学。”就是说有的知识分子在本专业上知识比较全面,可对其他领域却知之甚少,有的人有科学知识,却缺少科学思维。原浙江大学材化系硕士研究生龚灿锋,曾经迷恋过法轮功。觉醒后,他说:“当然,知识分子也不会去查证这些知识性的东西,因为一门心思放在大法上,又遵照李洪志的要求将其他一些常人的知识逐渐抛弃,显然不会过多地深究,特别是李洪志讲了所谓的‘科学是外星人带给人类的’‘是为了取代人类的’,知识分子逐渐对现代科学产生一种反感,更加情愿将精力放在大法。因为知识分子自身的偏激,不能正确看待现代科学的双面性,结果夸大了科学的破坏性而更加深信唯有李洪志才能拯救一切,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5、心理上好奇,误入“法轮功”

  好奇害死猫,是英文中一句有名的谚语,西方传说猫有九条命,怎么都不会死去,而最后恰恰是死于自己的好奇心,可见好奇心有时是多么可怕。当人们讲好奇害死猫时,其实不是真的讲好奇心把猫杀死了,而是说好奇心可能使自己丧命的。有的知识分子就是因为好奇加入了“法轮功”,到头上害人害己。曲光瑶,1996年在英国斯泰福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回国,是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教师。最初,她是抱着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而练功的,岂料不知不觉间竟然对“法轮功”越来越痴迷。1999年7月和2000年6月,她先后两次伙同他人进京滋事,到天安门广场打坐追求“圆满”,后被依法处理。

  心理学认为,好奇心是个体遇到新奇事物或处在新的外界条件下所产生的注意、操作、提问的心理倾向。正是因为曲光瑶太富有好奇心,结果误入“法轮功”,好奇心最终害她。

  总之,知识分子学历高不代表科学素质高,不代表知识全面,也不代表生活道路平坦,他们和许多普通人一样容易受到“法轮功”的迷惑,也需要擦亮一双慧眼,把这世界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昶冰】 高考之后,不大部分学生鲤鱼跃龙门,进入高等学府,成为大学生,如继续深造,甚或成为硕士生、博士生,成为国家的高学历人才,或行业领先者。但其中有一少部分人,却成为了“法轮功”分子,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俘虏了。那么,为什么高学历知识分子会加入“法轮功”,有的还成为骨干成员呢?笔者作以分析。

  1、认识上批判偏执,被拉入“法轮功”

  知识分子具有担当意识,深信社会现状不合理,应当加以改变。而面对社会发展转型升级中出现的诸多矛盾,理性真诚的批判能助推社会发展,而偏执的批判往往就容易走偏。潘开祥,男,36岁,是浙江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他出生在浙江宁海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朴实好学,乐于助人,但性格比较内向。生活中善于思考,但固执的思想方法却容易钻“牛角尖”,因不能正确认识社会上出现的一些消极现象,使其对社会的判断出现偏差,人生价值的定位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后来走上练习“法轮功”道路,并多次非法聚会,结果因触犯法律而被拘留。经过转化后,他在200O年5月写出了《我与“法轮功”决裂》的悔改书。

  分析原因,潘开祥因性格缺陷,对社会转型中出现的矛盾不能全面深刻分析,而是相信李洪志的“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1996年《悉尼法会讲法》);“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转法轮》)人类社会如此不堪,谁能拯救呢?只有他的“法轮大法”等妄言。在潜移默化中常觉人生无常,苦海无边。这种所谓对“人生痛苦”的体悟,是触发他企图寻求一条回避现实的人生之路的重要思想根源;这种片面、偏执地看待社会弊端的方法,是助推他登上了“法轮功”邪船。

  2、生活中追求完美,被骗入“法轮功”

  追求完美人皆有之,人人都想除去一切烦恼,没有缺陷,尽善尽美,被人喜欢,幸福终身。2001年,36岁的李琴娥是佛山科技学院副教授、环境保护学女博士,“百千万工程”唯一的女学科带头人。1998年9月,学校同事动员李琴娥练“法轮功”,李以前练过气功,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练起了“法轮功”。渐渐地,她被“真善忍”、“修心性”、“积业力”等内容打动,认为“法轮功”对净化心灵、提高修养、改善人际关系确实有作用,能帮助其更好的追求生活完美,就认真修炼起来,后被劳教两年。思想转化后,李琴娥说,一系列的事实使我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我被“法轮功”骗得好惨。

  分析原因,李琴娥就是想让生活尽善尽美,而在选择方式上,却受到了李洪志构造的“高德大法”欺骗,被“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转法轮》)这种恬不知耻的欺世谎言描述的乌托邦的美妙梦想所诱惑,最终滑向“法轮功”的泥坑。

  3、生存中遇到困境,被诱入“法轮功”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人都要经历,知识分子又安能例外?但有些知识分子对人生的坎坷缺少忍耐力,缺乏正确判断,如若恰逢身染疾患、事业不顺、爱情受挫等不顺心的事,就会走向极端,总想通过一种方式越过目前困境,走上平安健康之路。张可,1975年出生,中共党员,深圳大学企业管理系毕业后,分到深圳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1995年,张可在大学期间因心力疲惫,患上了“病毒性心肌炎”,休学一年回家疗养。病疼一下子将生死的思考推到了她面前,极度苦闷,在自感“百病缠身、生不如死”时,“法轮功”出现了。随着学法的深入,张可越来越失去了自我,甚至带着幻想式的英雄色彩两上北京滋事,后期更是跳出来发传单,最终害得自己被送进劳教所。

  分析原因,张可正是相信了李洪志的“消业说”,一切灾难、疾病都是由“业力”引起的,只有练功能够“消业”。李洪志承诺人们,只要真诚修炼法轮大法,现实生活当中的各种困难、危机都会迎刃而解,都会有一个确定无疑的美好前程,这对身处迷惘、窘境的知识分子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最终导致一部分走向邪教深渊。

  4、知识上偏颇,被伪科学洗脑

  梁启超曾经说“有的人懂物理、数学、化学,但是不懂科学。”就是说有的知识分子在本专业上知识比较全面,可对其他领域却知之甚少,有的人有科学知识,却缺少科学思维。原浙江大学材化系硕士研究生龚灿锋,曾经迷恋过法轮功。觉醒后,他说:“当然,知识分子也不会去查证这些知识性的东西,因为一门心思放在大法上,又遵照李洪志的要求将其他一些常人的知识逐渐抛弃,显然不会过多地深究,特别是李洪志讲了所谓的‘科学是外星人带给人类的’‘是为了取代人类的’,知识分子逐渐对现代科学产生一种反感,更加情愿将精力放在大法。因为知识分子自身的偏激,不能正确看待现代科学的双面性,结果夸大了科学的破坏性而更加深信唯有李洪志才能拯救一切,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5、心理上好奇,误入“法轮功”

  好奇害死猫,是英文中一句有名的谚语,西方传说猫有九条命,怎么都不会死去,而最后恰恰是死于自己的好奇心,可见好奇心有时是多么可怕。当人们讲好奇害死猫时,其实不是真的讲好奇心把猫杀死了,而是说好奇心可能使自己丧命的。有的知识分子就是因为好奇加入了“法轮功”,到头上害人害己。曲光瑶,1996年在英国斯泰福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回国,是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教师。最初,她是抱着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而练功的,岂料不知不觉间竟然对“法轮功”越来越痴迷。1999年7月和2000年6月,她先后两次伙同他人进京滋事,到天安门广场打坐追求“圆满”,后被依法处理。

  心理学认为,好奇心是个体遇到新奇事物或处在新的外界条件下所产生的注意、操作、提问的心理倾向。正是因为曲光瑶太富有好奇心,结果误入“法轮功”,好奇心最终害她。

  总之,知识分子学历高不代表科学素质高,不代表知识全面,也不代表生活道路平坦,他们和许多普通人一样容易受到“法轮功”的迷惑,也需要擦亮一双慧眼,把这世界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昶冰】 高考之后,不大部分学生鲤鱼跃龙门,进入高等学府,成为大学生,如继续深造,甚或成为硕士生、博士生,成为国家的高学历人才,或行业领先者。但其中有一少部分人,却成为了“法轮功”分子,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俘虏了。那么,为什么高学历知识分子会加入“法轮功”,有的还成为骨干成员呢?笔者作以分析。

  1、认识上批判偏执,被拉入“法轮功”

  知识分子具有担当意识,深信社会现状不合理,应当加以改变。而面对社会发展转型升级中出现的诸多矛盾,理性真诚的批判能助推社会发展,而偏执的批判往往就容易走偏。潘开祥,男,36岁,是浙江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他出生在浙江宁海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朴实好学,乐于助人,但性格比较内向。生活中善于思考,但固执的思想方法却容易钻“牛角尖”,因不能正确认识社会上出现的一些消极现象,使其对社会的判断出现偏差,人生价值的定位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后来走上练习“法轮功”道路,并多次非法聚会,结果因触犯法律而被拘留。经过转化后,他在200O年5月写出了《我与“法轮功”决裂》的悔改书。

  分析原因,潘开祥因性格缺陷,对社会转型中出现的矛盾不能全面深刻分析,而是相信李洪志的“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1996年《悉尼法会讲法》);“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转法轮》)人类社会如此不堪,谁能拯救呢?只有他的“法轮大法”等妄言。在潜移默化中常觉人生无常,苦海无边。这种所谓对“人生痛苦”的体悟,是触发他企图寻求一条回避现实的人生之路的重要思想根源;这种片面、偏执地看待社会弊端的方法,是助推他登上了“法轮功”邪船。

  2、生活中追求完美,被骗入“法轮功”

  追求完美人皆有之,人人都想除去一切烦恼,没有缺陷,尽善尽美,被人喜欢,幸福终身。2001年,36岁的李琴娥是佛山科技学院副教授、环境保护学女博士,“百千万工程”唯一的女学科带头人。1998年9月,学校同事动员李琴娥练“法轮功”,李以前练过气功,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练起了“法轮功”。渐渐地,她被“真善忍”、“修心性”、“积业力”等内容打动,认为“法轮功”对净化心灵、提高修养、改善人际关系确实有作用,能帮助其更好的追求生活完美,就认真修炼起来,后被劳教两年。思想转化后,李琴娥说,一系列的事实使我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我被“法轮功”骗得好惨。

  分析原因,李琴娥就是想让生活尽善尽美,而在选择方式上,却受到了李洪志构造的“高德大法”欺骗,被“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转法轮》)这种恬不知耻的欺世谎言描述的乌托邦的美妙梦想所诱惑,最终滑向“法轮功”的泥坑。

  3、生存中遇到困境,被诱入“法轮功”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人都要经历,知识分子又安能例外?但有些知识分子对人生的坎坷缺少忍耐力,缺乏正确判断,如若恰逢身染疾患、事业不顺、爱情受挫等不顺心的事,就会走向极端,总想通过一种方式越过目前困境,走上平安健康之路。张可,1975年出生,中共党员,深圳大学企业管理系毕业后,分到深圳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1995年,张可在大学期间因心力疲惫,患上了“病毒性心肌炎”,休学一年回家疗养。病疼一下子将生死的思考推到了她面前,极度苦闷,在自感“百病缠身、生不如死”时,“法轮功”出现了。随着学法的深入,张可越来越失去了自我,甚至带着幻想式的英雄色彩两上北京滋事,后期更是跳出来发传单,最终害得自己被送进劳教所。

  分析原因,张可正是相信了李洪志的“消业说”,一切灾难、疾病都是由“业力”引起的,只有练功能够“消业”。李洪志承诺人们,只要真诚修炼法轮大法,现实生活当中的各种困难、危机都会迎刃而解,都会有一个确定无疑的美好前程,这对身处迷惘、窘境的知识分子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最终导致一部分走向邪教深渊。

  4、知识上偏颇,被伪科学洗脑

  梁启超曾经说“有的人懂物理、数学、化学,但是不懂科学。”就是说有的知识分子在本专业上知识比较全面,可对其他领域却知之甚少,有的人有科学知识,却缺少科学思维。原浙江大学材化系硕士研究生龚灿锋,曾经迷恋过法轮功。觉醒后,他说:“当然,知识分子也不会去查证这些知识性的东西,因为一门心思放在大法上,又遵照李洪志的要求将其他一些常人的知识逐渐抛弃,显然不会过多地深究,特别是李洪志讲了所谓的‘科学是外星人带给人类的’‘是为了取代人类的’,知识分子逐渐对现代科学产生一种反感,更加情愿将精力放在大法。因为知识分子自身的偏激,不能正确看待现代科学的双面性,结果夸大了科学的破坏性而更加深信唯有李洪志才能拯救一切,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5、心理上好奇,误入“法轮功”

  好奇害死猫,是英文中一句有名的谚语,西方传说猫有九条命,怎么都不会死去,而最后恰恰是死于自己的好奇心,可见好奇心有时是多么可怕。当人们讲好奇害死猫时,其实不是真的讲好奇心把猫杀死了,而是说好奇心可能使自己丧命的。有的知识分子就是因为好奇加入了“法轮功”,到头上害人害己。曲光瑶,1996年在英国斯泰福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回国,是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教师。最初,她是抱着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而练功的,岂料不知不觉间竟然对“法轮功”越来越痴迷。1999年7月和2000年6月,她先后两次伙同他人进京滋事,到天安门广场打坐追求“圆满”,后被依法处理。

  心理学认为,好奇心是个体遇到新奇事物或处在新的外界条件下所产生的注意、操作、提问的心理倾向。正是因为曲光瑶太富有好奇心,结果误入“法轮功”,好奇心最终害她。

  总之,知识分子学历高不代表科学素质高,不代表知识全面,也不代表生活道路平坦,他们和许多普通人一样容易受到“法轮功”的迷惑,也需要擦亮一双慧眼,把这世界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昶冰】 高考之后,不大部分学生鲤鱼跃龙门,进入高等学府,成为大学生,如继续深造,甚或成为硕士生、博士生,成为国家的高学历人才,或行业领先者。但其中有一少部分人,却成为了“法轮功”分子,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俘虏了。那么,为什么高学历知识分子会加入“法轮功”,有的还成为骨干成员呢?笔者作以分析。

  1、认识上批判偏执,被拉入“法轮功”

  知识分子具有担当意识,深信社会现状不合理,应当加以改变。而面对社会发展转型升级中出现的诸多矛盾,理性真诚的批判能助推社会发展,而偏执的批判往往就容易走偏。潘开祥,男,36岁,是浙江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他出生在浙江宁海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朴实好学,乐于助人,但性格比较内向。生活中善于思考,但固执的思想方法却容易钻“牛角尖”,因不能正确认识社会上出现的一些消极现象,使其对社会的判断出现偏差,人生价值的定位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后来走上练习“法轮功”道路,并多次非法聚会,结果因触犯法律而被拘留。经过转化后,他在200O年5月写出了《我与“法轮功”决裂》的悔改书。

  分析原因,潘开祥因性格缺陷,对社会转型中出现的矛盾不能全面深刻分析,而是相信李洪志的“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1996年《悉尼法会讲法》);“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转法轮》)人类社会如此不堪,谁能拯救呢?只有他的“法轮大法”等妄言。在潜移默化中常觉人生无常,苦海无边。这种所谓对“人生痛苦”的体悟,是触发他企图寻求一条回避现实的人生之路的重要思想根源;这种片面、偏执地看待社会弊端的方法,是助推他登上了“法轮功”邪船。

  2、生活中追求完美,被骗入“法轮功”

  追求完美人皆有之,人人都想除去一切烦恼,没有缺陷,尽善尽美,被人喜欢,幸福终身。2001年,36岁的李琴娥是佛山科技学院副教授、环境保护学女博士,“百千万工程”唯一的女学科带头人。1998年9月,学校同事动员李琴娥练“法轮功”,李以前练过气功,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练起了“法轮功”。渐渐地,她被“真善忍”、“修心性”、“积业力”等内容打动,认为“法轮功”对净化心灵、提高修养、改善人际关系确实有作用,能帮助其更好的追求生活完美,就认真修炼起来,后被劳教两年。思想转化后,李琴娥说,一系列的事实使我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我被“法轮功”骗得好惨。

  分析原因,李琴娥就是想让生活尽善尽美,而在选择方式上,却受到了李洪志构造的“高德大法”欺骗,被“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转法轮》)这种恬不知耻的欺世谎言描述的乌托邦的美妙梦想所诱惑,最终滑向“法轮功”的泥坑。

  3、生存中遇到困境,被诱入“法轮功”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人都要经历,知识分子又安能例外?但有些知识分子对人生的坎坷缺少忍耐力,缺乏正确判断,如若恰逢身染疾患、事业不顺、爱情受挫等不顺心的事,就会走向极端,总想通过一种方式越过目前困境,走上平安健康之路。张可,1975年出生,中共党员,深圳大学企业管理系毕业后,分到深圳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1995年,张可在大学期间因心力疲惫,患上了“病毒性心肌炎”,休学一年回家疗养。病疼一下子将生死的思考推到了她面前,极度苦闷,在自感“百病缠身、生不如死”时,“法轮功”出现了。随着学法的深入,张可越来越失去了自我,甚至带着幻想式的英雄色彩两上北京滋事,后期更是跳出来发传单,最终害得自己被送进劳教所。

  分析原因,张可正是相信了李洪志的“消业说”,一切灾难、疾病都是由“业力”引起的,只有练功能够“消业”。李洪志承诺人们,只要真诚修炼法轮大法,现实生活当中的各种困难、危机都会迎刃而解,都会有一个确定无疑的美好前程,这对身处迷惘、窘境的知识分子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最终导致一部分走向邪教深渊。

  4、知识上偏颇,被伪科学洗脑

  梁启超曾经说“有的人懂物理、数学、化学,但是不懂科学。”就是说有的知识分子在本专业上知识比较全面,可对其他领域却知之甚少,有的人有科学知识,却缺少科学思维。原浙江大学材化系硕士研究生龚灿锋,曾经迷恋过法轮功。觉醒后,他说:“当然,知识分子也不会去查证这些知识性的东西,因为一门心思放在大法上,又遵照李洪志的要求将其他一些常人的知识逐渐抛弃,显然不会过多地深究,特别是李洪志讲了所谓的‘科学是外星人带给人类的’‘是为了取代人类的’,知识分子逐渐对现代科学产生一种反感,更加情愿将精力放在大法。因为知识分子自身的偏激,不能正确看待现代科学的双面性,结果夸大了科学的破坏性而更加深信唯有李洪志才能拯救一切,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5、心理上好奇,误入“法轮功”

  好奇害死猫,是英文中一句有名的谚语,西方传说猫有九条命,怎么都不会死去,而最后恰恰是死于自己的好奇心,可见好奇心有时是多么可怕。当人们讲好奇害死猫时,其实不是真的讲好奇心把猫杀死了,而是说好奇心可能使自己丧命的。有的知识分子就是因为好奇加入了“法轮功”,到头上害人害己。曲光瑶,1996年在英国斯泰福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回国,是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教师。最初,她是抱着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而练功的,岂料不知不觉间竟然对“法轮功”越来越痴迷。1999年7月和2000年6月,她先后两次伙同他人进京滋事,到天安门广场打坐追求“圆满”,后被依法处理。

  心理学认为,好奇心是个体遇到新奇事物或处在新的外界条件下所产生的注意、操作、提问的心理倾向。正是因为曲光瑶太富有好奇心,结果误入“法轮功”,好奇心最终害她。

  总之,知识分子学历高不代表科学素质高,不代表知识全面,也不代表生活道路平坦,他们和许多普通人一样容易受到“法轮功”的迷惑,也需要擦亮一双慧眼,把这世界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昶冰】 高考之后,不大部分学生鲤鱼跃龙门,进入高等学府,成为大学生,如继续深造,甚或成为硕士生、博士生,成为国家的高学历人才,或行业领先者。但其中有一少部分人,却成为了“法轮功”分子,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俘虏了。那么,为什么高学历知识分子会加入“法轮功”,有的还成为骨干成员呢?笔者作以分析。

  1、认识上批判偏执,被拉入“法轮功”

  知识分子具有担当意识,深信社会现状不合理,应当加以改变。而面对社会发展转型升级中出现的诸多矛盾,理性真诚的批判能助推社会发展,而偏执的批判往往就容易走偏。潘开祥,男,36岁,是浙江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他出生在浙江宁海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朴实好学,乐于助人,但性格比较内向。生活中善于思考,但固执的思想方法却容易钻“牛角尖”,因不能正确认识社会上出现的一些消极现象,使其对社会的判断出现偏差,人生价值的定位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后来走上练习“法轮功”道路,并多次非法聚会,结果因触犯法律而被拘留。经过转化后,他在200O年5月写出了《我与“法轮功”决裂》的悔改书。

  分析原因,潘开祥因性格缺陷,对社会转型中出现的矛盾不能全面深刻分析,而是相信李洪志的“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1996年《悉尼法会讲法》);“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转法轮》)人类社会如此不堪,谁能拯救呢?只有他的“法轮大法”等妄言。在潜移默化中常觉人生无常,苦海无边。这种所谓对“人生痛苦”的体悟,是触发他企图寻求一条回避现实的人生之路的重要思想根源;这种片面、偏执地看待社会弊端的方法,是助推他登上了“法轮功”邪船。

  2、生活中追求完美,被骗入“法轮功”

  追求完美人皆有之,人人都想除去一切烦恼,没有缺陷,尽善尽美,被人喜欢,幸福终身。2001年,36岁的李琴娥是佛山科技学院副教授、环境保护学女博士,“百千万工程”唯一的女学科带头人。1998年9月,学校同事动员李琴娥练“法轮功”,李以前练过气功,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练起了“法轮功”。渐渐地,她被“真善忍”、“修心性”、“积业力”等内容打动,认为“法轮功”对净化心灵、提高修养、改善人际关系确实有作用,能帮助其更好的追求生活完美,就认真修炼起来,后被劳教两年。思想转化后,李琴娥说,一系列的事实使我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我被“法轮功”骗得好惨。

  分析原因,李琴娥就是想让生活尽善尽美,而在选择方式上,却受到了李洪志构造的“高德大法”欺骗,被“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转法轮》)这种恬不知耻的欺世谎言描述的乌托邦的美妙梦想所诱惑,最终滑向“法轮功”的泥坑。

  3、生存中遇到困境,被诱入“法轮功”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人都要经历,知识分子又安能例外?但有些知识分子对人生的坎坷缺少忍耐力,缺乏正确判断,如若恰逢身染疾患、事业不顺、爱情受挫等不顺心的事,就会走向极端,总想通过一种方式越过目前困境,走上平安健康之路。张可,1975年出生,中共党员,深圳大学企业管理系毕业后,分到深圳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1995年,张可在大学期间因心力疲惫,患上了“病毒性心肌炎”,休学一年回家疗养。病疼一下子将生死的思考推到了她面前,极度苦闷,在自感“百病缠身、生不如死”时,“法轮功”出现了。随着学法的深入,张可越来越失去了自我,甚至带着幻想式的英雄色彩两上北京滋事,后期更是跳出来发传单,最终害得自己被送进劳教所。

  分析原因,张可正是相信了李洪志的“消业说”,一切灾难、疾病都是由“业力”引起的,只有练功能够“消业”。李洪志承诺人们,只要真诚修炼法轮大法,现实生活当中的各种困难、危机都会迎刃而解,都会有一个确定无疑的美好前程,这对身处迷惘、窘境的知识分子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最终导致一部分走向邪教深渊。

  4、知识上偏颇,被伪科学洗脑

  梁启超曾经说“有的人懂物理、数学、化学,但是不懂科学。”就是说有的知识分子在本专业上知识比较全面,可对其他领域却知之甚少,有的人有科学知识,却缺少科学思维。原浙江大学材化系硕士研究生龚灿锋,曾经迷恋过法轮功。觉醒后,他说:“当然,知识分子也不会去查证这些知识性的东西,因为一门心思放在大法上,又遵照李洪志的要求将其他一些常人的知识逐渐抛弃,显然不会过多地深究,特别是李洪志讲了所谓的‘科学是外星人带给人类的’‘是为了取代人类的’,知识分子逐渐对现代科学产生一种反感,更加情愿将精力放在大法。因为知识分子自身的偏激,不能正确看待现代科学的双面性,结果夸大了科学的破坏性而更加深信唯有李洪志才能拯救一切,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5、心理上好奇,误入“法轮功”

  好奇害死猫,是英文中一句有名的谚语,西方传说猫有九条命,怎么都不会死去,而最后恰恰是死于自己的好奇心,可见好奇心有时是多么可怕。当人们讲好奇害死猫时,其实不是真的讲好奇心把猫杀死了,而是说好奇心可能使自己丧命的。有的知识分子就是因为好奇加入了“法轮功”,到头上害人害己。曲光瑶,1996年在英国斯泰福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回国,是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教师。最初,她是抱着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而练功的,岂料不知不觉间竟然对“法轮功”越来越痴迷。1999年7月和2000年6月,她先后两次伙同他人进京滋事,到天安门广场打坐追求“圆满”,后被依法处理。

  心理学认为,好奇心是个体遇到新奇事物或处在新的外界条件下所产生的注意、操作、提问的心理倾向。正是因为曲光瑶太富有好奇心,结果误入“法轮功”,好奇心最终害她。

  总之,知识分子学历高不代表科学素质高,不代表知识全面,也不代表生活道路平坦,他们和许多普通人一样容易受到“法轮功”的迷惑,也需要擦亮一双慧眼,把这世界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昶冰】 高考之后,不大部分学生鲤鱼跃龙门,进入高等学府,成为大学生,如继续深造,甚或成为硕士生、博士生,成为国家的高学历人才,或行业领先者。但其中有一少部分人,却成为了“法轮功”分子,被李洪志的歪理邪说俘虏了。那么,为什么高学历知识分子会加入“法轮功”,有的还成为骨干成员呢?笔者作以分析。

  1、认识上批判偏执,被拉入“法轮功”

  知识分子具有担当意识,深信社会现状不合理,应当加以改变。而面对社会发展转型升级中出现的诸多矛盾,理性真诚的批判能助推社会发展,而偏执的批判往往就容易走偏。潘开祥,男,36岁,是浙江大学心理学系副教授,他出生在浙江宁海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朴实好学,乐于助人,但性格比较内向。生活中善于思考,但固执的思想方法却容易钻“牛角尖”,因不能正确认识社会上出现的一些消极现象,使其对社会的判断出现偏差,人生价值的定位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后来走上练习“法轮功”道路,并多次非法聚会,结果因触犯法律而被拘留。经过转化后,他在200O年5月写出了《我与“法轮功”决裂》的悔改书。

  分析原因,潘开祥因性格缺陷,对社会转型中出现的矛盾不能全面深刻分析,而是相信李洪志的“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人如果再滑下去就面临着毁灭,彻底的毁灭……”(1996年《悉尼法会讲法》);“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转法轮》)人类社会如此不堪,谁能拯救呢?只有他的“法轮大法”等妄言。在潜移默化中常觉人生无常,苦海无边。这种所谓对“人生痛苦”的体悟,是触发他企图寻求一条回避现实的人生之路的重要思想根源;这种片面、偏执地看待社会弊端的方法,是助推他登上了“法轮功”邪船。

  2、生活中追求完美,被骗入“法轮功”

  追求完美人皆有之,人人都想除去一切烦恼,没有缺陷,尽善尽美,被人喜欢,幸福终身。2001年,36岁的李琴娥是佛山科技学院副教授、环境保护学女博士,“百千万工程”唯一的女学科带头人。1998年9月,学校同事动员李琴娥练“法轮功”,李以前练过气功,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练起了“法轮功”。渐渐地,她被“真善忍”、“修心性”、“积业力”等内容打动,认为“法轮功”对净化心灵、提高修养、改善人际关系确实有作用,能帮助其更好的追求生活完美,就认真修炼起来,后被劳教两年。思想转化后,李琴娥说,一系列的事实使我认清了“法轮功”的邪教本质,我被“法轮功”骗得好惨。

  分析原因,李琴娥就是想让生活尽善尽美,而在选择方式上,却受到了李洪志构造的“高德大法”欺骗,被“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转法轮》)这种恬不知耻的欺世谎言描述的乌托邦的美妙梦想所诱惑,最终滑向“法轮功”的泥坑。

  3、生存中遇到困境,被诱入“法轮功”

  人生在世,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人都要经历,知识分子又安能例外?但有些知识分子对人生的坎坷缺少忍耐力,缺乏正确判断,如若恰逢身染疾患、事业不顺、爱情受挫等不顺心的事,就会走向极端,总想通过一种方式越过目前困境,走上平安健康之路。张可,1975年出生,中共党员,深圳大学企业管理系毕业后,分到深圳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1995年,张可在大学期间因心力疲惫,患上了“病毒性心肌炎”,休学一年回家疗养。病疼一下子将生死的思考推到了她面前,极度苦闷,在自感“百病缠身、生不如死”时,“法轮功”出现了。随着学法的深入,张可越来越失去了自我,甚至带着幻想式的英雄色彩两上北京滋事,后期更是跳出来发传单,最终害得自己被送进劳教所。

  分析原因,张可正是相信了李洪志的“消业说”,一切灾难、疾病都是由“业力”引起的,只有练功能够“消业”。李洪志承诺人们,只要真诚修炼法轮大法,现实生活当中的各种困难、危机都会迎刃而解,都会有一个确定无疑的美好前程,这对身处迷惘、窘境的知识分子有相当大的吸引力。最终导致一部分走向邪教深渊。

  4、知识上偏颇,被伪科学洗脑

  梁启超曾经说“有的人懂物理、数学、化学,但是不懂科学。”就是说有的知识分子在本专业上知识比较全面,可对其他领域却知之甚少,有的人有科学知识,却缺少科学思维。原浙江大学材化系硕士研究生龚灿锋,曾经迷恋过法轮功。觉醒后,他说:“当然,知识分子也不会去查证这些知识性的东西,因为一门心思放在大法上,又遵照李洪志的要求将其他一些常人的知识逐渐抛弃,显然不会过多地深究,特别是李洪志讲了所谓的‘科学是外星人带给人类的’‘是为了取代人类的’,知识分子逐渐对现代科学产生一种反感,更加情愿将精力放在大法。因为知识分子自身的偏激,不能正确看待现代科学的双面性,结果夸大了科学的破坏性而更加深信唯有李洪志才能拯救一切,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

  5、心理上好奇,误入“法轮功”

  好奇害死猫,是英文中一句有名的谚语,西方传说猫有九条命,怎么都不会死去,而最后恰恰是死于自己的好奇心,可见好奇心有时是多么可怕。当人们讲好奇害死猫时,其实不是真的讲好奇心把猫杀死了,而是说好奇心可能使自己丧命的。有的知识分子就是因为好奇加入了“法轮功”,到头上害人害己。曲光瑶,1996年在英国斯泰福大学取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后回国,是佛山科学技术学院教师。最初,她是抱着对“未知世界”的好奇而练功的,岂料不知不觉间竟然对“法轮功”越来越痴迷。1999年7月和2000年6月,她先后两次伙同他人进京滋事,到天安门广场打坐追求“圆满”,后被依法处理。

  心理学认为,好奇心是个体遇到新奇事物或处在新的外界条件下所产生的注意、操作、提问的心理倾向。正是因为曲光瑶太富有好奇心,结果误入“法轮功”,好奇心最终害她。

  总之,知识分子学历高不代表科学素质高,不代表知识全面,也不代表生活道路平坦,他们和许多普通人一样容易受到“法轮功”的迷惑,也需要擦亮一双慧眼,把这世界看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蓝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