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大众科普

首页 > 大众科普 > 正文
“小手拉大手”,我和儿子的一次“反邪教知识课”
2018-10-10 10:12:50   来源:薄荷茶社 雨田
分享到:
作为一个十岁孩子的妈妈,最愁的事儿莫过于如何安排好孩子的假期生活了。暑期夏令营、游学铺天盖地,却也鱼龙混杂,费用昂贵,不是普通的工薪阶层能够消费的起的。所以,每年暑假带着儿子回浙江他外婆家住上个十天半个月就成了我必须要安排的一件事儿。一则,我们都要“常回家看看”,儿子也需要和外公、外婆、小姨、小弟弟们多亲近,不至于变生疏;二则,浙江农村山清水秀,天气凉爽,是个避暑的好去处,儿子还可以戏水抓鱼,采摘果疏,体验乡村乐趣。

老家在浙江遂昌县的一个山村里,到杭州市再坐3个多小时的大巴才能到达。我和儿子到了杭州汽车西站,买完票准备进站时,儿子忽然大喊一声:“妈妈,快看,反邪教!”我朝他所指的地方看去,原来在咨询服务台上摆着一个小展牌,上面写着:反邪教,惩治邪教,依法治国!(如图)

杭州汽车西站反邪教展牌

我知道邪教,但了解的很少。以下是我和儿子的对话:

“你难道知道什么是邪教吗?”我问儿子。

“我知道啊!邪教是坏蛋,喜欢骗人,搞歪理邪说,反对科学。我们对邪教的各种宣传,要做到不听、不信、不传,最好是打110报警!”儿子说着,很自豪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的呀?”我问儿子。

“有一个男老师给我们上过一堂反邪教的课,他是一位反邪教志愿者。我们还看了一个反邪教动画片。还有一次,班主任在微信群里通知,让家长在网上签名——对邪教说不,好像是要加入一个微信公众号才可以签名。这个我告诉奶奶了呀,奶奶帮我签的。你可以问问奶奶。”儿子说。

儿子说的这些,我都不知情。平时孩子上下学的接送、作业辅导、看班级QQ和微信群里的各种通知都交给他爷爷、奶奶了。家里有老人帮忙看孩子确实是福气,但也会导致做父母的越来越不“称职”了。

“那你对邪教还知道些什么呀?”我问儿子。

“邪教说地球要爆炸啦,洪水要泛滥啦,宣扬世界末日,唯恐天下大乱。告诉人们生病了不用看医生,练练功就好了;还说如果我们跟着他们练习功法的话就可以考出好成绩了,这不是胡说八道嘛!”儿子轻佻着眼神,特别不屑地说道。

听完儿子的一番话,我觉得我需要补补课了。我得学习学习反邪教方面的知识了。

互联网的发展使我们获取信息和知识的途径更加便捷,但同时,也需要我们有足够强大的鉴别能力。经过多方查阅,我了解到:中国各级政府都设立了防范处理邪教的机构;而作为民间社会团体的反邪教组织机构——中国反邪教协会,则是由全国科技界、社科界、宗教界、法律界、新闻界等社会各界有志于反对邪教人士自愿组成。其下设有一个专业的反邪教网站——薄荷茶社网,网站栏目内容丰富,信息面广,是学习反邪教方面知识的好平台。

很多人之所以会对某些方面的事情不重视,觉得与自己无关,只是因为还不够了解。当深入了解以后,恐怕会颠覆认知。比如说邪教。我用了半天的时间认真地看了看薄荷茶社网站上的相关内容,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邪教是这样的啊!

原来邪教,除了我所知道的李洪志的法轮功以外,还有全能神、呼喊派、血水圣灵、门徒会、观音法门、统一教、灵灵教等21种,有些是境内滋生及衍生的,有些是境外传入及衍生的。除了邪教组织,还有14种有害功法:中功、菩提功、元极功、华藏功等。而国外的邪教组织更是数不胜数。

原来邪教,不只有没受过太多教育的老年人、中年妇女等会被其蛊惑,很多高学历的知识分子、大学教授和专业人士也会加入邪教。比如说清华大学高材生叶浩还是法轮功里面的二号人物;在日本“摄理教会”的核心成员中,有不少都是名牌大学的优秀学生,当中甚至还包括大学讲师;2016年10月底,云南某大学教师陈某某因在课堂上公开宣扬“法轮功”邪教被开除党籍,相关部门对陈某某进行了依法查处;国外一些名人也是邪教组织成员,如好莱坞顶级明星汤姆克鲁斯就是科学教信徒。

原来邪教,散播谣言、骗人钱财这都是轻的,其凶残之举更是人神共愤!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可那些个受邪教歪理邪说蛊惑的父母却比老虎都可怕!有法轮功信徒为了铲除所谓的“魔障”,把自己年仅7岁的亲生女儿活活掐死;有全能神信徒为了所谓的“赎罪”,用斧头砸死自己年仅8岁的亲生儿子,又把孩子钉在了“十字架”上;有智利一邪教成员在宗教祭祀仪式上将自己仅三天大的女儿当做祭品当场焚烧致死;有英国一信邪教母亲强迫自己的亲生女儿与男性发生性关系,到18岁时,已被迫与近2000个男人发生了性行为......还有,诸如:琼斯镇惨案,就是受美国邪教“太阳圣殿教”蛊惑和强迫,致使包括200多个孩子在内的900多人集体“自杀”;日本邪教“奥姆真理教”头目麻原彰晃指使信徒在东京的地铁线上施放沙林毒气,造成13死近6000人伤;2001年除夕,7名法轮功痴迷者在李洪志的妖言蛊惑下,在天安门广场点火自焚;2014年5月28日,山东招远一家麦当劳餐厅内,一位37岁的母亲,因拒绝说出自己的电话号码,被6名全能神信徒活活殴打致死......这一桩桩一件件血淋淋的案列,让我们看到了邪教是多么地可怕,它会使人迷失心智,丧失人性。

邪教,又何其狡猾,冒用正统宗教、气功或者其它的名义,秘密传教,手段隐蔽,让人防不胜防。邪教甚至潜藏在暑期青少年的各类培训班、游学和夏令营中:如在宁夏查获的“步步高颗颗星”补习班,就以补习为名传播法轮功;打着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为幌子的菩提功,就以开办“青少年领袖班”培养邪教“小弟子”;2015年7月湖南省宜章县及时查获并制止了一起由全能神策划的夏令营;邪教血水圣灵更是经常组织各种游学和冬夏令营,期间还背着家长偷偷为孩子们“讲经布道”......真是令人毛骨悚然!

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世界各国政府一直都在不遗余力地对邪教进行打击,纷纷采取各种措施,坚决让邪教组织无处可逃。我国亦十分重视反邪教立法工作,1999年以来,针对邪教问题制定了一系列法律法规和规章,初步形成了中国特色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的法律体系。全国各地的反邪教协会也充分发挥了民间组织作用,积极开展形式各样的反邪教警示教育宣传活动,而针对邪教人员则多措并举地开展帮教转化工作。儿子所学到的反邪教知识就是开展反邪教宣传进校园活动的成果,而我们在小小的杭州汽车西站也能看到反邪教宣传展牌,足以说明反邪教宣传覆盖面广泛,反邪教宣传工作到位。

反邪教宣传,人人有责,作为成年人,我们更应当自觉地上一堂“反邪教知识课”。
                                                         编辑:蓝雨